Honey Sweet

惊爆:八组深八浦东谢大少如何一路潜规则上位

CH.0

 应该是有人在洗手闲聊,外面一阵水流淅沥作响的声音。同时传来一个年轻男声断续而嘀咕的抱怨:“为什么这么好的资源还要分给个被公司雪藏了有十年的十八线艺人?真是还不如给我……”

 

 另一人便声音笃定的回复他:“不知道了吧,人家多少年前就靠脸抱上了君吾老总的大腿啊?不用努力也照样不愁讨生活,哪像我们这些真的小透明。”

 

 谢怜听的清楚,也知道他们说的是谁,下意识在心中掰了掰手指,数道:有那么久吗?其实也没有十年,只有七年呀。

 

 事实也并非如他两人口述,君吾确是他敬重的师长无错,甚至直至今日也时有联系,对他生活上处处照拂,但那也并未超出一位好老师的限度。说抱大腿出卖肉体的确有些严重了。

 

 喔,那两个小艺人并未说什么谢怜出卖肉体的事,网上说的。

 

 但他被黑习惯了,还好还好,不觉得有什么。

 

 谢怜解过手,推开隔间的门,目不斜视,与那两位目瞪口呆面显尴尬的小艺人并排站到水池旁边,也哗啦啦拧开水龙头开始洗手。

 

 在背后说坏话被正主听到确实该觉得有些尴尬。

 

 空气中拉出一片安静的沉默,谢怜也终于低着头洗完了手,按部就班的将掌心伸到烘干机下面。

 

 他不甚在意,那两位年轻男艺人中的其中一位倒是犹犹豫豫的先行开口问他。

 

 “你…?你都听到啦?”

 

 谢怜也不知道是否应该诚实,很友善的回头对他笑了一下,点了点头,最终还是诚实作答。

 

 “是听到了。”

 

 就算是背后说坏话这两位年轻弟弟也算是说的好听的,他也当真不太在意。

 

 另一位也要开口说些什么,谢怜却已意会猜到了,点点头,一套说辞张口便来,说的极为顺畅。

 

 “放心,真的不会去君吾老师那里讲你们坏话的,肚子饿,我先走了啊。”

 

 推门离去的动作行云流水,自觉大显潇洒。留下两人在男厕所洗手台心虚的面面相觑。

 

 而此时的谢姓十八线艺人也确实想不到,又有两个人会错了意,误会越来越深。

 

 “……他…这是承认了?”

 

 “呸,又装白莲。”

 

 真是……

 

 

 

CH.0.5 《与君山》

 

 谢公子童星出道,艺名仙乐。公司给的人设是天真纯良,同时相貌演技俱为同期上佳。

 

 他本是大火的材料,事实也是如此。

 

 他的人气在十七岁时如日中天攀至巅峰,但也是同年,一落千丈跌至谷底,在他人气暴跌被黑到几乎是全网狂欢的时候因一场意外车祸父母双亡亲人离散,本应有的大笔遗产不知被何人早转移走,现在也还没查清,只留了个空壳将将垮掉的挂名公司给十七岁的谢怜,而没过几天,这公司……也的确破产倒闭了。

 

 在一个据说公允的问答平台上,也有人觉得他惨:谢莲真实丧门星本人,我要是他还真不如一头撞死呢,呸呸呸。查看回复(1991) 热度(7458)

 

 灵文发链接给他,谢怜看到,便将7458点成7459,深表赞同,他自己头两年真是这么想的,真是说到心里去了。

 

 好在,在最开始时,不堪的声音中尚存零星支撑他的几点温柔,比如一位粉丝小姑娘。

 

 据本人说是在他火时开始就喜欢了他好几年的死忠粉,经常写邮件或是微博私信安慰他,给他打气。

 

 今日看来聊胜于无,但在开头的那一两年确是莫大安慰感动了。

 

 这位小网友的名字也十分可爱:奇迹花花。

 

 格式类似一个很火的换装小游戏奇迹暖暖,谢怜稍微想象了一下,就算性别栏没填也想必是小女生无疑,还是那种穿着校服的清纯高中女生。

 

 她的头像是他很多年前随手拍照说了喜欢夸了几句的小白花,从马路和人行道的缝隙间怯怯懦懦长出来一朵,显得十分温柔可爱。

 

 这女孩子从好久好久以前就开始坚持给他发私信,也不叫他的艺名,叫他本名谢怜。而内容无非是一些普通没什么大用的鸡汤,但是谢怜每天都会点开看,大概如下:

 

 奇迹花花:“谢怜哥哥加油,一切都会好的。”

 谢怜内心回道:好呀,谢谢你。

 

 奇迹花花: “哥哥今天有好好吃饭吗?”

 谢怜继续内心和她交流:对不起啊,真的没有。最近打零工的咖啡厅裁员,因此有点没钱吃饭了。但是不必担心,还饿不死。

 

 奇迹花花: “我会一直喜欢小怜哥哥的。”

即使在内心独白,谢怜看过了也有点不知道怎么回复,落荒而逃。


 无论作为一个爱豆还是演员,他都自觉太过不合格,无力承担这份沉重的喜欢。他甚至想去见一见这个女孩,给她看一看如今的谢怜是过的如何不堪平凡。

 

 虽然是S市本地人,现在却只能靠打工租上一个可怜巴巴的小公寓。自己不觉得有什么……但他实在想劝花花同学不要再粉过的这么糟糕的前偶像人物了。

 

 而每次都看过,只内心叹气回复的缘由也在此:过的太糟太挫,真的不好意思面对自己的死忠粉丝啊。

 

 一直不回应,说不定她就会喜欢别人去了,谢怜想。喜欢好一些的男星,比如和他同属天庭娱乐的一线男星裴茗或师家兄弟,或者不归公司管辖从出道就大热至今的年轻巨星花城。


  直至微博出了已读功能之前,谢怜都要每天打开花花同学的私信窗口看一眼,但是自从他出了已读功能他就再不敢多看,甚至也没上过微博。

 

 到了今日,谢怜已从17岁的天真少年成长为24岁的穷酸青年。从老师那里分到了时隔七年来的第一个剧本。

 

 这电视剧是要在户外拍摄的,他落座在场外角落一张不太起眼的遮阳椅上。目光下落,微低了头,以久违的专业姿态认真看过——这剧本从一周前分到他手里时就被他看了无数遍。

 

 剧情在人设上有些类似经典电影倩女幽魂,男主是一位英俊武神将,女主角是一位生啖人心的美艳女鬼。而无愧外人说君吾时有照拂他,他拿到的角色虽不是主角,也算是极好。是一个类似燕赤霞的布衣道人的角色,贵在形象几乎处处完美,几乎是为当年的仙乐量身打造。


 他看过了本子,人设不错,但这剧情老套,实在没什么爆点,想必就算顺利播出也不会是什么大火的剧。

 

 谢怜不自禁叹了口气,合上剧本,放回桌上开始走神。

 

 但这声叹气并不是因为不满剧本,相反,太满意了。

 

 他想:君吾老师对我这个不听话的学生真的很好,实在惭愧。

 

 自然是没什么工作人员关注他的,谢怜怔怔走上一会神,又想到什么,自己笑了一笑。摸出他兜里的老年人无障碍智能机,开着流量将微博下了回来,点开将被提示塞爆私信,果不其然,都是零星的+1+2的一两条谩骂他怎么还好意思接剧本的,只是比想象的要多。

 

 但他意不在此,甚至一条都懒得打开看,向下滑了一会,想要找到他的小白花。

 

 但找了一会也没找见,正有一些失望,一条新私信便跳回了最顶。

 

 顶着一个明晃晃的99+,也不知道在谢怜这些销声匿迹的日子里给他发了多少条消息。

 

 是奇迹花花,没错。而最新一条是:

 

 “恭喜小怜哥哥接到新的剧本。”

 

 想也知道,一瞬间对方手机上所有显示橙色的未读消息都变成了灰色的已读,他慌张一瞬,不及看这位令他很介意的女粉之前都给他发了什么私信,实时回复道。

 

 虽然看起来莫名有些公式化的味道,但他确实发自真心。

 

 “感谢你一直以来的喜欢。”

 

 “会努力加油的,哥哥爱你。”

 

 消息显示已读,谢怜莫名心情很好,笑了一下,又等了一会没等到回复,准备关回手机时对方却回了话。

 

 奇迹花花: “哥哥对所有粉丝都这么说吗?”


 谢怜想:粉丝好像只有你一个呀,会对我每天发私信发了这么久的也就你一个了。


 但这想法自然不会被打字打出来的,他想了想回道,虽然有想努力营造出温柔气氛,但因打字太慢,还把所有标点乖乖带着,竟隔着屏幕透出一股冷淡味道来:“不知道,也许吧。你也要好好学习。”

 

 近年以来的第一次,他想因为一位很熟悉而陌生的无名粉丝认真变回一位值得人去喜欢的演员。

 

 而谢怜从不关注微博上的头条与新闻,也没看演员表里是谁和他搭戏。闷头看剧本,就连下回微博也只是想为了看一眼那朵久违的小花,自然也不知道此时微博上早已吵得不可开交:

 

 [花城官方认证女友v]:与君山?我男朋友怎么接了部三流仙侠电视剧?原著听都没听过。君吾给了他多少片酬?

 [风情万种]:??就是一个小电视剧吧?风信慕情也接了?

 [某不知名原著路人粉]:那个……其实原著写的还不错。

 

……


…………


 倒也无怪他们惊讶,提到的这几尊大佛已经好久不碰电视剧圈了,拍也是因为碰到特别好的文艺本子攒攒口碑才会考虑,而几尊大神同时接拍了这种三流剧本……实在令人有些大跌眼镜。


 全是天庭公司的内部演艺人员也罢了,又偏偏不是,一位和谢怜从未有过牵扯的大神花城也掺了一脚进来,无端让很多心怀恶意的有心人士无从下口来黑。


 黑子也要黑的有真实性,谢怜如今籍籍无名,他总不会神通广大到抱大腿也脚踏两条船,抱完君吾又能够傍上花城。

 

 仅看演员阵容,即使是三流剧本这也必定是个大爆收视的片子,毕竟主演们的粉丝基础明晃晃摆在了那里。

 

 而美中不足仅是一个谢怜明晃晃的插进了男二的位置,放在演员列表里实在不搭调。

 

 谢怜合上手机,将手中剧本放回原处,抬眸时却正巧与一个大男孩对上视线。那男孩子年纪看起来约二十岁上下,半长的头发右侧垂着一根细细的小辫子,红线编结入缕,发尾坠了颗不知是何材质的红色石珠。

 

 还略有些眼熟,能令谢怜都眼熟,应该是经常在各大媒体出现了。

 

 这份俊美既成熟又带着些锐气和稚气,正是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好年纪,只消一眼,谢怜便直觉想道:长得这么好看粉丝一定很多。

 

 这大男孩坐得离谢怜不远不近,刚刚恰巧也在低着头玩手机,他表情好像微微有些困扰,按黑屏幕抬头时恰巧与谢怜眼神相对,两人猝不及防对上眼神。

 

 他对谢怜友好的微微一笑,谢怜却没反应过来,很失礼的愣了一愣。

 

 眼睛怎么是红……的……对,应该是美瞳。

 

 盯着陌生人发呆的确不太好,他反应过来便略显抱歉的笑了回去。

 

 坐下来不显,站起来却非常高挑修长。那男孩起身时向身后工作人员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跟来。随后,他径直向谢怜走了过来,凑过来微微屈身主动搭话:“哥哥也是要参演这部戏吗?”

 

 简直是问了个不需回答的问题,只是找个由头再找个看起来有趣的人闲聊,搭话方式实在也太不走心了。谢怜只觉有些忍俊不禁,年轻人居高临下,谢怜便仰头看他,同时顺着他的问题诚恳点了点头,温声好气回道:“是的呀。”

 

 一旁的扫地小妹看到谢怜毫无芥蒂的和这男孩聊天,一直偷偷向这边瞄来,眼神微妙古怪,好似惊异。

 

 不知不觉间,好几个人注意力都已转向了这边。

 

 谢怜被看惯了黑惯了,不太介意,只当今日也是如此,年轻人也不介意,被看着也只当旁若无人。

 

 他又问:“那哥哥你怎么称呼?”

 

 谢怜对这年轻人印象很好,想起来要提醒他,却还是先回答了他的问题,想要至少在坦白身份前留一个好印象。

 

 “我姓谢,单名一个怜字,的确虚长你一两岁,你要叫的话叫谢哥哥就好了。”

 

 谢怜自我介绍罢,又正襟危坐,以温和口吻善意提醒:“小朋友,我之前名声不太好的,你之后不妨还是离我远些……” 

 

 虽然按真实年纪来讲谢怜谢公子已二十有四,但无奈脸长得很嫩,看起来只有十七八九。

 

 所以,虽然谢怜自己并不觉得,但其实他一脸严肃叫别人小朋友的时候……其实旁人看着听着还是挺搞笑的。

 

 比如现在,年轻人应该是看过了演员资料,叫他一声哥哥。但看着他的脸听了这话仍是没忍住哈哈的笑过一声:“我不叫小朋友,家中排行第三,倒并不介意小怜哥哥叫我一声三郎。”

 

 “……。”谢怜沉默,仿佛隐约察觉到这位三郎在笑什么。

 

 三郎又挑挑眉毛,忙不迭补充:“我名声也坏,很凶,脾气不好,爱摆脸色。”

 

 没叫谢哥哥反而叫的是小怜哥哥,和小粉丝花花的叫法如出一辙,谢怜不自禁眨了下眼睛,顿生几分亲近之意。

 

 谢怜只当他孩子气顽皮,笑了笑,想着只说说话总不会也让他倒霉,便好脾气的回话:“好吧。那名声也坏的三郎过来做什么?”

 

 三郎听了又弯下一点身子,小小的红珠擦过他的鼻尖。

 

 距离一下子拉的太近,谢怜又一怔,却发现三郎只是伸手去拿他放在桌上的剧本。

 

 “对戏。”




转下

http://sy-okari.lofter.com/post/3291d0_12bcef7f

评论(24)
热度(369)

© 解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