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 Sweet

《头条文章:谢姓白莲上位之路》

本来想写完发,但计划泡汤,再随手更摸的一小段

Part1.http://sy-okari.lofter.com/post/3291d0_12bc26e2



CH.1《与君山》一

 

 谢怜十分明显地茫然了一瞬:什么对戏,这位三郎他又是要找我演哪段呢?

  

 实在不应怪罪他反应不过来,手里那份剧本确实没有这位三郎适合的角色或位置。全剧和他对手戏份比较多的几位已被他自己的公司天庭娱乐全占了:三栖毒瘤裴茗,风信,慕情。

  

 这位三郎说和我有对手戏,他又能演谁呢?谢怜思考。

  

 三郎看出了谢怜的一点儿状况外,冲他笑起来:“我带资进组,硬要导演改了剧本,给我加了一点,刚刚过来就是告知哥哥。”

  

 这话虽然真实,却有遮掩,比如隐去了他是平时电视剧导演求也求不进来的年轻影帝花城那部分。

  

 带资的啊,哦。谢怜没什么看法,心领神会这些娱乐圈门路,但却被花城笑的有一点不知如何反应:“喔……那真是多谢三郎特地来告知了。可又改了哪里?”

  

 三郎大大方方在他身侧落座,既自然亲近,又保持了一个比较有礼貌的距离,自来熟也令人无从指摘。


 对他人这么礼貌体贴,说自己名声坏,当然,假的咯。


 他伸手帮谢怜打开面前的剧本,谢怜便看着三郎好看而骨节分明的长指在剧本上点过,自然而然从谢怜胸前口袋摘下一支红笔,在最前面道士与两位仙人初进与君山处划上红圈,对他笑眯眯道:“这里,进山这段改过了。”

 

 三郎话说一半,似是非要人家问过才肯继续开口,隐藏在礼貌下的的一丝孩子脾气暴露无余。

 

 谢怜自觉想了通透明白,却又觉得这第一次见的小孩有一点不足为外人道的可爱,便顺着他:“我知道了,是改了这里。但是又改了一段什么?”

 

 “改成小怜哥哥演我的新娘子。”


 谢怜茫然:?

 

 “啊?”

 

 不待他再表达自己的惊愕,三郎又道:“这的确是最前面几场,哥哥你最好也快点进入扮新娘子的状态。”

 

 只是他没记错的话与君山这本里的道长也是个男子无疑吧?

 

 他倒霉惯了也没专属经纪人,非常习惯,顿时想到了最糟糕一种情况:被导演针对开拍前换了角色,类似燕赤霞的道长角色换给别人,自己还要去反串,男扮女角。

 

 不会吧?导演大大?我可是刚和唯一的粉丝保证了会好好努力加油的,就演这么惨的?

 

 谢公子和多年前的人设一样天真纯良,根本没怀疑有人专程来此搭话只为撩他的闲,被自己的脑补吓懵,抬头看了看这位很俊很好说话的三郎又低头看看那处被画上红圈的剧本。

 

 若是漫画,只怕他此时脑袋上要冒出好多痴痴的小问号来。

 

 但生活再苦再难也要面对,说不定也许是他的新朋友顽皮给他开玩笑的,总要问清楚,不好傻乎乎一个人在此担惊受怕。

 

 谢怜扭头问他:“你说改成演你的新娘子,那我的新剧本呢?”

 

 三郎没回话,只一招手要那个刚刚一直表情古怪眼角抽搐令人怀疑是不是面部肌肉不协调的清洁小妹过来,随口叫她去接了两杯热可可,分了谢怜一杯。

 

 他使唤剧组杂务人员自然到如同使唤自家的助理,人家也听他的话,完全不怕被娱记捉住黑,看起来就十分大牌。

 

 谢怜收回视线,盯着那杯热可可出神,头脑冷静,已差不多证实过心里的猜测,同时心下也一凉:果然来者不善,这么厉害,怕是手眼通天一类,没时间陪一个名声不好的闲杂十八线开玩笑的。

 

 谢怜这边心里尚在七上八下,三郎却声音听起来心情不错的回他:“我去找导演,刚刚才逼他加的呀,自然没有新剧本,哥哥。”

 

 三郎这一个逼字用的非常灵性,谢怜只靠这一字便脑补出小导演一张活灵活现的扭曲面庞。

 

 谢怜:“……………………”

 

 啊,那倒实在很同情您,刚刚是我误会了,抱歉。

 

 三郎往他身边挨过来耐心讲解:“只有我们两个人演,就一小段,我娶道长进与君山。哥哥专业能力这么强,自由发挥就好。”

 

 虽然剧情听起来已被改动的非常扭曲,好在没有把他改成女角,已很好了。

 

 他只觉劫后余生,也对得起了自己的粉丝小花,偷偷吁出一口气来,哭笑不得。

 

 “三郎你不会是因为什么事记恨这位道长吧?”

 

 三郎回应:“不是的,哥哥,我不是要娶他吗。”

 

 谢怜决定不和他在此纠缠:“道长是什么原因要扮新娘,你打算让我陪你怎么演呢?”

 

 三郎慢慢对着剧本画圈,一张俊脸年纪轻轻,看起来又乖又萌: “道长一行三人将宣姬误认为一位法力十分高强的鬼新郎,要送一位假新娘瞒过他的眼睛。谁想并非如此,这剧中又出现了一位法力高强的少年鬼王,掺了一脚。”

 

 “哥哥扮新娘,风信慕情演小厮,小厮被小鬼们打的团团转,大鬼王就从轿子里把道长娶走了。”

 

 “……”谢怜听的有些痴了,沉默一瞬,“哈哈。风信慕情知道他们突然要给我演一段小厮吗?”

 

 “我叫导演去说了,他们收钱就要演戏的。”

 

 三郎随口说道,同时轻轻握住他的手腕,谢怜一悚,心脏漏跳一拍,盯着他喝光了杯中可可,从自己身侧站起,转到对面。

 

 他站在对面,左手牵着谢怜,又将右手伸出,手把手的教他花城大神刚编的故事:“这时,鬼王将像这样将手伸进轿子里,道长看到了这一只手,就伸手搭了上去。”

 

 谢怜全神贯注盯着三郎牵着自己那只手,随着对方的话音,他的手也被牵着放进了三郎的掌心。

 

 三郎好声道:“但其实鬼王毫无恶意,只是像这样握住了道长的手,道长还被盖头盖着,只能被新郎轻轻的温柔的牵了出去,两人走了这么一段。”

 

 “就进与君山里面了,没了。”


接下:http://sy-okari.lofter.com/post/3291d0_12bd99a4

评论(21)
热度(301)

© 解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