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 Sweet

甜心影帝霸道爱:与影帝同居(上)

接上:http://sy-okari.lofter.com/post/3291d0_12bcef7f


CH1.0.1

 

 他上午认真听罢三郎版本的剧本,想必是真的,也应该是他乱编的。

 

 而后就在中午,也不知怎么就被他新认识的朋友哄骗着要去一起吃饭,连老朋友风信慕情的面都没来得及先行见过。

 

 季节正由夏入秋,天气晴好,外景拍摄的环境这么好,场记灯光摄影演员们的心情自然也都不错,大家只待下午动工了。

 

 猜也知道,三郎的身后本应跟着许多助理和工作人员的,但谢怜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随便瞪一眼身后要跟过来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心领神会。

 

 而谢怜身侧平日本就空旷,三郎瞪过之后这一片更是只剩他们两个人了。

 

 谢怜不太赞成,对着他刚认识的小朋友道:“三郎,你对你们公司的工作人员实在太凶了。”

 

 三郎便回头也在他这位同龄新朋友面前态度软和下来,还很好脾气笑眯眯的抱歉:“哥哥说的对,这的确是我不好了。”

 

 “哥哥和我一会准备吃什么?”

 

 话里话外就已把谢怜划分成了一会会一起吃饭的阵营。

 

 谢怜又被问得一愣,他没有太想过这件事。

 

 他一低头,下意识摸了下自己空空如也的钱包,反问:“现在不时兴吃剧组盒饭吗?”

 

 三郎抱着手臂,微微垂下眼睫看他找钱包,很诚恳的回复:“小怜哥哥,我挑嘴,不想吃剧组盒饭。”

 

 谢怜最终实在没好意思给这位一看就很有钱的小霸王展示自己空空如也的钱包,他从包包里摸出一个平时垫肚子的便利店红豆小面包。

 

 谢怜发自内心笑过,逗他:“你真是很有脾气呀。但不让我吃剧组的盒饭,午饭只能吃这个了,三郎。”

 

 而三郎明明连盒饭都挑嘴,对他却实在不太客气,动作迅速,拿过那个红豆小面包撕开包装,就这么迅速咬住据说是谢怜的午饭。

 

 这一切发生的太迅猛,谢怜目瞪口呆,还看了一眼自己突然和钱包一样空空如也的手:“……”

 

 而当事人甚至还强调一句:“哥哥的午饭被我吃啦。”

 

 最后,花城以吃了谢怜的午饭为由要请谢怜吃饭,打车带他去了影视城附近的一家挺好吃的牛肉面馆。

 

 上面说道,谢怜早猜到这位三郎很有钱,不过一顿饭而已,也不多推拒矜持。两人间气氛友好,这顿饭也吃的非常惬意而又安静。

 

 直到剧组开拍,两人的手机上都没有一条消息,除了谢怜偶尔看看时间,谁也没看过手机。

 

 谢怜手机没消息是因为没有经纪人和助理,但他总归是红过的,因此觉得很奇怪。三郎也没有吗?

 

 想三郎不会介意,谢怜将这个不太礼貌的疑问付诸于口后得到了答案。

 

 “我就是老板,没要经纪人。”三郎诚实的回答道。

 

 好吧,真是霸道,知道啦。

 

 谢怜听罢觉得自己多管闲事,决定闷头吃面。

 

 

 大家不得不承认,再狗血或糟到本应行将就木的剧本,只要做到了逻辑稍微通顺,摊上好的演员和制作都能迸出别样的光彩来,枯木逢春。

 

 而谢怜和花城恰巧都是这样的演员,谢怜名声虽大不如前,但他以前走的就是实力偶像派路线,人气暴跌但颜值尚在线,这几年到处打工也没落下过专业课程和素养。花城更是国内最年轻的影帝之一,出道同年凭一部《血雨探花》斩获金像奖最佳男主角,次年又凭一部《三十三神堂》大爆,蝉联两届影帝。

 

 如此有名,于情于理,谢怜早应认出这俊俏的大男孩就是花城本人,但可能是花城片中妆造过于精致的缘由,在镜头里显示的太成熟,和现实中大为不同。

 

 因此谢怜只觉得眼熟,却想半天没想起来。

 

 直至他端正乖巧的坐在镜子前,闭着眼睛被人按着随便收拾了一通:其实脸上没太大动,只是换了一套白布道袍,带了条黑色颈锁,腕上颈上缠了几圈白绫。束起发髻,在眉毛上扫了几笔加浓以便上镜。

 

 通观全组不得不承认他的妆造最让剧组省心。

 

 而后当一个斗笠被塞进怀里的同时,谢怜却感到自己的头上被化妆师姐姐亲昵的拍了一拍。

 

 “哎呀,好乖。”

 

 谢怜看看镜子,快速进入角色,刚莞尔一笑,要装模作样,文绉绉的谦虚:“哪里,姑娘谬赞,贫道实不敢当。”

 

 他尚未开口,这位姐姐又说:“姐姐相信你是好孩子,网上那些人真是太坏了。”

 

 谢怜怔:?

 

 好孩子今日沉默冒小问号的次数特别多,摸不着头脑的冲化妆师姐姐微笑:“……哈哈哈。”

 

 他抱着斗笠站起身,已从气质上换了一个人,是一位长身玉立眉眼温和的青年道长了。

 

 期间,他下意识看了一眼三郎那边。

 

 这里不得不说,《与君山》这电视剧定的集数很短,一共十二集,由小说改编,非明面上名编剧灵文改编,只是灵文的小号南宫杰经手的。

 

 其中,男一武神将和将门贵女宣姬占六集剧情,男二道长和女鬼宣姬占四集,剩下两集中一集演的是道长摔下天界与暴躁仙人小气仙人结伴同行,……而另一集么,谢怜亲自和导演取证过,早上时的确被人强插进来一段,演的是少年鬼王在与君山娶亲,三郎在这十二集中只演这一集。

 

 谢怜现在还没反应过来三郎和影帝花城的关系呢,此事暂且不提。

 

 三郎此时撑着一侧脸颊看他,好像在看着他刚刚被化妆师摸过的脑门出神。

 

 而谢怜和他的红眼睛对视过,想的是:他只和我有对手戏,我今天也不拍这一集。三郎今天过来做什么呢?难道他为的是专程过来和我交朋友打发时间?

 

 谢怜虽是来的最晚,却因服造简单第一个化好了妆。并不是所有人都化好了,开拍估计还要等上小半小时。

 

 他移开目光,凝神一看,便看到一位黑衣服的暴躁仙人步履稍急的向他这边走来,表情也十分暴躁,甚至嘴角眉梢都在微微抽着。

 

 果然是风信本人,这剧选角也太合适了。谢怜想。

 

 “谢怜,你上午被花城拉去做什么了?”



http://sy-okari.lofter.com/post/3291d0_12bf0551








 

 

插播谢怜本兔。



评论(30)
热度(342)

© 解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