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 Sweet

甜心影帝霸道爱:与影帝同居(中)

——要同居是标题的暗示。


接上:http://sy-okari.lofter.com/post/3291d0_12bd99a4

CH1.0.2


 白衣道长闻其一声突兀质问,系好斗笠回过头去,与暴躁仙人四目相对,仍在忙碌的简棚中两人自成一方小天地,和大家有些格格不入。

 

 风信身上的一身黑衣在横店一众古装剧组中已算行装从简,却仍比谢怜穿的那一身道袍华丽了不少,就连那假发套也要复杂些,不像谢怜只是简单接了几个发片。

 

 谢怜听他道明了陪自己消磨了一上午的三郎就是花城的事实,却并不多么惊讶惶恐或是出乎意料。

 

 早前便若有所觉,他听风信这一声急切的提问,第一反应是:果然如此,他就是花城。

 

 花城此人的确名声不好,但和谢怜的名声不好不大相同。谢怜的名声坏遍及全圈内外,而花城的名声不好却只限圈内人所知。

 

 而不被同行喜欢和不被客户喜欢中非要选一个的话,当然是不被客户喜欢比较惨咯。

 

 行事不羁仍然人气超高,几乎和演艺圈内的人所有人都不太一样,不知是否因此原因,他有些招人嫉恨。

 

 风信抱臂静静等着,却见他聊天还要走神,眉梢又是一抽,再度张口:——

 

 谢怜却先冲他和善一笑:“好久不见啊。”

 

 就好像本欲打出一拳却柔柔陷进棉花里,风信有点没了脾气。

 

 “谢大公子,我是在问你上午花城和你怎么回事。”

 

 这一声谢大公子如是由慕情来说肯定会有些阴阳怪气绵里藏针,但是在戏外也很暴躁的风信口中出现,他人只能听出几分无奈来。

 

 风信从站姿表情到话语,都向谢怜暗示了一个信息:即使你现在这样了也别去招惹花城,他不是什么好人。

 

 谢怜和风信从小就认识,多年老友,只一个眼神就看出这一层含义。

 

 但他完全不以为然,什么都没有,花城就算不是好人又能图谋我什么呢?他甚至还请我吃了一碗面。

 

 不过是合眼缘而已,不要把人家想的太坏了。

 

 他真诚微笑,本是想转移话题,但实在没成功。也没办法,只好答道:“是说三郎吗?他刚刚请我吃牛肉面去了。”

 

 听到这一声过显亲昵的称呼,风信的表情终于也开始有点扭曲,再度欲言又止,青筋暴起,从牙缝里磨出声音来。“什么三郎?你知不知道他是怎么……”

 

 你知不知道这位大神是怎么出道的啊老大?

 

 他在你销声匿迹那几年手眼通天,刚抛头露面就把大大小小互无干系的明星轮了一遍黑料,一周挂一位,不但字字诛心,且无一字诽谤传谣,这些人从小到大的劣迹被扒到连底裤都不剩。

 

 扪心自问,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一时演艺圈大小明星演员人人自危。

 

 那几个月网络一片狂欢,大家每天都很嗨很爆炸,就好像仙乐当年被黑时那几周一样,日常是:大家起床开微博啦,花城大佬这周又发头条文章下早饭啦!

 

 真的不是没人想反扒花城,但且不论他们无能为力,花城从小到大的事早已被他自己坦坦荡荡公之于众——包括他早年如何像只小猴子在泥里打滚那段。

 

 黑了这么多人自己却全身坦荡清白,只是童年太惨。这反倒激发女网友们的热切母爱爆发,谁教人家相貌又出落的极好,一周一位黑过去自己反而爆红出道,接连折桂两届大奖。

 

 简直是汤姆苏中的汤姆苏,小说都不太敢这么——打个比方,就放到古代,花城就是踩着尸山血海和同僚的人头上位,上至武将下至平民,所有人都要又敬又怕的尊称一声:人屠,花将军。

 

 而那时谢怜在做什么?

 

 谢怜大少忙着在Seven-Eleven值夜班卖关东煮呢,而且手机被偷了。

 

 他平时和君吾灵文伊妹儿联系,和风信慕情漂流瓶联系。

 

 现在谢公子却说花城这位非常吓人的主请他吃面,这可实在……

 

 我操,太扎心了,风信表情难以形容。

 

 这段不和谐的对话还是没能继续下去,被导演的声音打断。

 

 《与君山》终于正式开机,传来导演远远的呼唤:“第一场的演员准备,一二号机开机,场记板就位!”


http://sy-okari.lofter.com/post/3291d0_12bf61c3





我惊了……摸这一小段本来发了一遍,我刚刚看到错字点编辑点成删除了

*奶凶小花。


评论(21)
热度(237)

© 解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