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 Sweet

甜心影帝霸道爱:与影帝同居(下)

终于摆脱这个傻逼章节的名字了,接上:http://sy-okari.lofter.com/post/3291d0_12bf61c3

巧合万千与蓄谋已久。


CH1.0.4


 拍完上面一场已很晚,谢怜换回常服时时间更晚,已是晚上八九点钟。他从更衣用的房车里探出一个略微凌乱但不至狼狈的脑袋来,左右看了一看。

 

 组内只剩零星几个人在,场务也早就开始收拾东西了。

 

 黄昏近傍晚,这左右一看,却看到不远的树下斜斜倚靠着一个熟悉的身影,皮肤白皙,俊美且高挑,无论再看几遍都要被人夸赞上一声托生的相貌太好。微微垂首敛着眼睑,有点懒洋洋,看起来心不在焉,偶尔动动嘴唇,可能是在和谁打电话。

 

 正是中午请谢怜吃过一碗牛肉面的花城。

 

 本想去打个招呼,看到人家在通电话只能暂且作罢。

 

 但不只是谢怜看到了花城,花城一抬眼也看到了他,两人视线对上,花城倒是先对他挑眉笑笑,又比了个稍等的手势,专心讲起电话。

 

 表情来看好像是讲着什么重要的事,一时不太好分心。

 

 谢怜会意,走了过去,礼貌的保持安静,等花城忙完。

 

 花城对着电话里面嗯呃敷衍着应上几声,谢怜站在一旁等他,看一眼花城又扭回头去出神: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花城打电话这一幕有点怪异,要问哪处怪异,一时又难以说出口。

 

 ……

 

 谢怜想了一会,终于灵光一闪:为何觉得很怪?因为有点像是演的。面前这一幕隐隐约约……和他自己以前演电影时的状态有些重合。

 

 不多时,这个想法又被他自己觉得略显无聊好笑,摇头摒弃掉。

 

 现在旁边一个观众都没有,怎么会有演员有闲到将他看起来很完美的演技虚掷于空气中,演的还是一个人打电话?

 

 如果让别人来看:哈哈哈哈,好没营养,他无聊毙了哎。

 

 友情CV一线男星风师大人。

 

 想着想着,老年人笑点的谢怜脑补上师青玄的声音,又真的代入看起来傻乎乎单独开始表演的影帝,忍俊不禁,从喉咙里笑出一声,虽然好笑,又觉得这脑洞有点可爱,反差萌,实在很有意思。

 

 又过了一两分钟,花城对着电话那头嗯了一声,说知道了,终于打完电话了,把手机揣回裤子口袋里。

 

 花城率先开口:“好巧,哥哥,又见面了。”

 

 谢怜回道 :“真的好巧。三郎这么晚也不走吗?”

 

 说着,他将探询的目光绕着花城打量了一圈,却没找到本应簇拥在周围或身后的工作人员们。

 

 最后,他将目光落到花城那条牛仔裤很潮流的破洞上。

 

 目光凝了一会儿,又腹诽道:都快要秋天,晚上了,好冷啊。

 

 花城略显无奈,双手插进裤子口袋里叹了口气,又笑。“是很巧,哥哥。刚才那通电话拖了我好久时间,现在还没来得及走。”

 

 谢怜点点头附和:“又当老板又当艺人真是辛苦,听起来就好忙。”

 

 说了这句,他突然又有些疑惑:“你的司机下午不是还在吗?”

 

 言外之意非常明显:怎么不坐在车里打电话呢。

 

 花城神色不变:“公司福利不错,他早下班了,一会我自己开车回去。”

 

 谢怜喔了一声,再次点点头不疑有他,只觉得花城人挺好的,虽然白天看着对下属很凶,但其实心里很体恤下属。

 

 设身处地,他打工时也很想要这样的老板,自那一句真的好巧后又发自内心感叹:“真的不错。”

 

 各个公司情况不同,不能套用。他的司机下班,想必助理也是下班了。

 

谢怜拎好包,告诉花城自己要走了,明天见。而花城正巧也准备离开,自然而然跟上了他。

 

 只是电视剧组,拍摄地点又离市内不远,很方便。每集的薪酬预算都很有余,对于演员们的要求是每天不迟到,不一定要到剧组定的酒店下榻,可以自择。

 

 大家自然没什么异议,演员有的自带房车,有的在市内有房,好酒店的房间实在难抢,不如各回各家。

 

 而演员们十有八九都决定不住酒店,剧务和年轻导演干脆表示:那就不浪费统一安排住宿的钱了,大家不然自便吧,住宿费可以报销,但千万不要迟到。


 花城反问:“哥哥呢?一会准备吃什么,在哪里住?”

 

 在演员们中他算是一股清流,只有他在认真考虑住宿的问题,甚至在想坐动车回一趟S市,但是听起来就太累,实在不太现实,作罢了。

 

 他打算找个附近的旅馆,决定四处看看,想了一会,温声回道:“我准备走一走,暂时还没考虑好。”

 

 有意无意,他落后了谢怜一步至半步。

 

 谢怜在前面慢慢走着,也不知道想要走到哪里去,留给身后的花城一个从容而稳重的后脑勺。

 

 花城看了看,跟着他慢悠悠走,已快到了他自己的座驾停的位置,动动嘴唇。

 

 前面的谢怜走了两步突然出声:“快秋天了,三郎,明天不换一条裤子吗?”

 

 花城一愣,编排好的台词突然有些不知道怎么出口。

 

 裤子又是什么鬼?

 

 但他临场应变能力极为强大,很快反应过来谢怜是什么意思,眼皮都不颤一下,只一瞬便接上了话。

 

 “裤子都破洞了,助理也没注意到,是该扣他奖金了。”

 

 谢怜:“……”

 

 谢怜倏忽觉得对小助理有些抱歉。

 

 两人走至花城的车前,这里的剧本本来应该是这样的:*下面是他想象的几个剧本之一。

 

 [花城:哥哥今天住哪里?

  谢怜:我住在附近的酒店,就要过去了。

  花城:原来如此,我也住那附近啊,既然这么有缘,我捎哥哥过去吧。

  (两人到了酒店)

  花城(有点嫌弃,看不上眼):这里条件这么糟糕,剧务怎么定的,哥哥怎么能住这里?

  谢怜(即使觉得不错也不好抬杠):这么说是有一些呢。

  花城:我在横店这边正好有一处打扫干净的房子,这几天正好是我们的对手戏,哥哥不如暂就一下。

  谢怜:也对,好呀。]

  

 谁知,因为这个小小的剧组里凑来的大牌演员太多,不但剧组没有腆着脸去定统一酒店找麻烦,谢怜也暂时没有住处,他说要自己随便走走看看。

 

 花城:“……”

 

 他在谢怜身后皱眉露出了一个稍微困扰的表情,编好的台词一句都没能派上用场,这实在令人困扰极了,而谢怜已经快要从他的车旁边走过去。

 

 他只能看起来非常自然的说:“等等,哥哥要坐我的车回去吗?”

 

 谢怜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但他的脚步也的确顿住了。

 

 “我要回哪里?真的还要看看旅店广告。”谢怜盘算着回道,打算住得好一点,给人家报销账单又不显得太过分。

 

 打开车门,花城道:“回我家吧。”

 

 比起之前的剧本,这显得就有些突兀了,但也没办法。

 

 说罢他一顿,又慢慢圆了回去:“我是觉得和哥哥很是投缘,我家大,也很干净的。”

 

 “附近外卖也多,晚上还可以对对剧本。”

 

 花城说完之后,发觉水平发挥失常,简直超差,烂毙。他们哪里有剧本可以对呢,竟然在这种地方说错了,应该说明天有对手戏的。

 

 虽然惨不忍闻,心里有点七上八下,但是影帝的气场就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心不跳,他看起来和平时并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不好过于明显突兀的改口,好在谢怜没对这剧情上的小小bug表示异议。

 

 他且站住想了一会,花城敛目屏息。

 

 谢怜道:“但也太麻烦三郎了。”

 

 “不过也好,晚上我给你做饭吧?”


接下:http://sy-okari.lofter.com/post/3291d0_12c59f99

评论(23)
热度(333)

© 解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