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 Sweet

血 雨 探 花 娶 老 婆 了!!是个男的!!(中)

上:http://sy-okari.lofter.com/post/3291d0_12c59f99




CH.1.0.6


 花城侧身,将谢怜先让进门。

 

 谢怜也并未推辞,脱了自己的鞋搁置入鞋柜,再眼尖的从鞋柜拎出一双毛绒拖鞋来,才抬眼仔细看一看这栋花城的小别墅。


 却意外的有违花城本人的气质风格:面积不大,客厅的柔软茶色沙发只能说是低调奢华。

 

 乱七八糟的专业工作用的小房间样样齐全,硬要给一个评价的话,处处都透出一股主人刻意营造的温馨感来——说刻意是因为一切太过整洁整齐。

 

 从外表看的话,理论来说这场景应是花城很久没住过,雇了人定时清理,此处贵在装修温馨,但这温馨感觉中又莫名差了几丝人气。

 

 因很少像这样到别人家中做客,被做客的当事人还只是初次见面,谢怜虽一向从善如流,现下却很有些束缚手脚。

 

 他有点磨蹭的挪步,趿拉着拖鞋不知自己该先往何处去,最后终于选择了那个看起来很舒服的沙发为目标前行,而花城弟弟就抱着衣服安安静静跟在他身后。

 

 待到谢怜坐下,陷进沙发里,他也没先去先提上车之前说要给花城做饭的那个玩笑,今天已经很晚了,真要人情债打工饭偿也该等到明天。

 

 花城低着一点视线看了一看坐好在沙发上对茶几上的最新杂志很有兴趣的谢怜,对他笑上一笑:“哥哥当成自己家就好,我去拿多的睡衣。”

 

 谢怜隐隐觉得哪里不对,但只能点头:“好呀,那麻烦三郎了。”

 

 花城正准备转身了,他又试探着开口,“先等等,我能不能在你这洗个澡?”


 谢怜只是觉得拍戏累出一身汗,就算是借住时不洗澡就穿人家的睡衣又睡床实在不太好,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他问出这个问题之后,花城的一侧眉毛意味不明的隐隐挑高了一点。

 

 他问完闭嘴,这之后过了两三秒,等到了花城的简单回复:“二楼卧室旁边的玻璃门,按摩浴缸,哥哥可以洗久一点。”

 

 谢怜了解听懂了,乖乖点了点头,进了别人的家才有点免费蹭住的不好意思:“不会打扰三郎太久,我明天应该就找到地方住。”

 

 虽然花城的眼睛很好看,但他在睁眼说瞎话方面也是一绝,这次倒是比前面那句回复的快:“不,投缘便是投缘,哥哥拍戏这段时间一直住也没关系,也不会拍太久。”

 

 谢怜回答:“真的太打扰了。”

 

 花城温声道:“不会打扰,哥哥不是说要每天给我做饭吗?我想过了,一个人住就要每天吃饭店外送,不健康。”

 

 谢怜一时缄默。

 

 他也有些好笑,一顿未兑现承诺的晚饭怎么在花城中就变成每天了,未免也太过牵强附会,强词夺理。

 

 “是饭店外送不健康还是家里有年纪小一个人怕寂寞?”

 

 他这句明显是在打趣花城,然而花城脾气很好,也不恼怒,只轻轻蹙起眉毛佯做扼腕,大大方方的将‘年纪小怕寂寞’的形容包揽下来。

 

 “被哥哥发现了。”

 

 “我真的很怕寂寞……但性格差,也没什么朋友。因为哥哥是唯一答应过来我家里的……”

 

 谢怜更相信是他小脾气自己把生活助理赶远了。

 

 听听便罢了,这话太胡扯,谁都不会相信,但花城表情太真挚,他感性上却又隐隐约约……有一点动摇。

 

 花城蹙眉叹气,谢怜很有些心软。

 

 “那……也好。我多住几天……”

 

 话未说完,花城立刻变出笑容,对他点头:“好啊。”

 

 ……

 

 花城去翻他多的睡衣,谢怜去洗澡。洗澡时他在浴室里看了一圈,房子本应仅供一人住宿,却意外的每样日常用品都多备了一份,小到牙刷杯子毛巾。

 

 谢怜在此时到来,它们也总算是派上用场。

 

 他擦干身体,仔细吹好头发,动作很轻的推开玻璃门,探出一个脑袋,看到一件据说是花城本人的毛茸茸的小白熊睡衣。

 

 它整整齐齐叠好,摆在手侧的小柜上。

 

 谢怜伸手拿过这套略显宽大的毛茸茸抖了抖:“……”

 

 只能说品味当真不同一般。

 

 客厅和走廊的灯光虽没有完全灭掉,但是也已经暗掉,针落有声。

 

 而目能所及的卧室门正虚虚掩着,谢怜卷起过长的的毛绒睡衣袖口推开门,花城正坐在卧室里摆弄电脑,一见谢怜过来,回头对他笑了一下,甚至目光游移地打量了一下谢怜的睡衣,问道:“哥哥洗好了?”


他本来还想应一声洗好了,随后质问:这真的是你自己的睡衣,不是什么新型恶搞朋友的恶趣味吗。


但只一眼之下就有点不知说什么好,且整个人都愣了愣,僵了僵。


花城肯定也是刚洗完澡,还湿着,但显然不喜欢好好擦身体也不喜欢吹头发,头发服帖,湿湿夹揽在耳侧,比认真擦过身子吹过头发的谢怜更像刚从浴室钻出来。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花城坐在电脑椅上对他笑,只穿了十分不符季节的短裤和小背心,锁骨同四肢明晃晃的露在外面,宽大的居家短裤却只能遮住白皙大腿的大半,小背心服服帖帖,肌肤上带着湿气,好身材让谢怜看了个完全。

 

 灯光柔软暧昧,卧室里只有一张圆形大床。

 

 可能因为花城自己是男孩子,的确没有什么自我防范意识,而想入非非和头脑空白奇妙的在谢怜脑中左右拉扯,让他识海不得安宁。

 

 男色害人不浅,虽然外表看不出来,三秒之内谢怜已经在脑中给了自己重重一记耳光。

 

 才第一天!想什么呢!谢怜!人家是信任你!

 

 他佯作镇定自若,只低着头把睡衣左手的过长袖口也挽好,以免一时被主人那白晃晃的大腿晃了眼睛。

 

 “家里还有别的卧室吧?”

 

 花城摇头:“没有。”

 

 “那看来我只能睡沙发了,三郎。”谢怜挪了两步,准备离开这个让人心神不安的卧室。

 

 花城起身便要制止:“让哥哥睡沙发不如我去,哥哥今晚睡卧室吧。”

 

 花城表情诚挚语气坚定,谢怜稍有痛苦,挪走的两步又挪了回去。


 怎么也没有蹭吃蹭住,再让主人家去睡沙发的道理。

 

 许是花城看出了他的抗拒之意,一语不发,只望望他。

 

 谢怜这才发现他眼睛一红一黑,美瞳摘了一只。

 

 但他无暇考虑什么美瞳不美瞳,只硬着头皮邀请道:“这床很大,都是男人,三郎不介意的话一起睡卧室?”

 

 本来这两个前提就提的很有问题,一般两个男人睡一张大床也无人会多想,只是谢怜觉得自己心里有鬼,才加了这多余的前置定语。

 

 花城全无意见,一挑眉应道:“当然不介意。”

 

 ……

 

 谢怜一个人独自尴尬,急急钻进被窝,把那可笑的小熊睡衣也一并藏了起来。

 

 好在穿着暴露的花城看起来一时不打算睡觉,只啪嗒啪嗒的敲笔记本的巧克力键盘。

 

 最终,还是忍不住扭头对着那个背影提了一句:“三郎,怎么穿这么少?美瞳睡前记得摘。”

 

 花城大方的回答道:“睡衣被哥哥穿走了,就只能穿这个。”

 

 谢怜无话可说……将被子向上拉了一拉。

 

 花城也没关机,随手将那可怜的笔记本电脑一扣,便走了过来,坐到床边。

 

 他低下头,把脸凑近谢怜一点,眨了眨那只红眼睛,用手指指自己。

 

 “不是美瞳,哥哥你看。”

 

 对花城瞳色的好奇一时强过了对小背心和短裤的抗拒,他全神贯注细细的瞧那只红眼睛旁边有没有镜片的痕迹。

 

 真的不是美瞳。

 

 他的鼻息都快喷到谢怜脸上,谢怜才回过神来,怔了一怔。

 

 花城笑眯眯的说道:“哥哥看仔细了吗?会不会觉得丑?”

 

 谢怜又一阵尴尬,躺回被子里。

 

 “不丑,挺好看的。”

 

 花城已拉下灯,轻手轻脚的掀起谢怜旁边的那侧被角,躺了进去。

 

黑暗中, 他脑子里萦绕不散的全是花城的短裤和湿漉合贴的小背心。


他正杂念颇多,便感到短裤和小背心的主人翻了个身,向他这里靠了一点。


 “小怜哥哥,睡不着。”


下:http://sy-okari.lofter.com/post/3291d0_12e318b0

评论(14)
热度(319)

© 解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