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 Sweet

良师益友,以身作则。(上)

接上:http://sy-okari.lofter.com/post/3291d0_12e318b0


选择

剧情分支①痴心妄想,求而不得。

剧情分支②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CH2.0.1


 谢怜蹭住的第一晚,花城在黑暗里对谢怜说道:“小怜哥哥,睡不着。”

 

 谢怜屏着呼吸,他的神经本就有些紧绷,阖目敛眸,心情却不合时宜的很是紧张。花城这一声‘小怜哥哥’叫来,他吓到头皮都麻了一下。

 

 “什么事?”

 

 谢怜下意识应,但应上一句又发现驴唇不对马嘴。而花城向他这边翻了个身,又靠过来一点。

 

 他连忙改口,“三郎,怎么睡不着了?”

 

 身侧人挨得太近,可能是因为谢怜刚刚还对花城产生一些奇怪心思,他心口突兀地快速跳了几下,下意识向里侧挪了一挪。

 

 谢怜只一挪便觉得这太过刻意,又将自己挪了回去。

 

 好在花城没有发现,或是不曾在意。

 

 他回答谢怜:“……哥哥,我在想一个剧本。”

 

 谈到正事,谢公子终于稳下来,并有余裕暗暗唾弃了几口自己刚才的不堪联想。

 

 谢怜问道:“是什么剧本?”

 

 花城答:“接近哥哥的确是有别的心思。”不待谢怜对此发表什么看法或发言,他接着说道:“不是这个,是我自己写的剧本,哥哥的气质形象很适合我写的男主角。”

 

 听的出,他是由衷赞美道:“不,简直是男主角本人,哥哥不演我肯定抱撼终身。”

 

 花城说到这就打住,而谢怜刚提起兴趣话音便被一刀切断突然停止,他不由得顺着问了下去。

 

 “三郎,是什么样的剧本?”

 

 花城反问:“哥哥这么问是有兴趣演吗?”

 

 谢怜小声回道:“虽然相信三郎的眼光,还是要看了才知道。”

 

 房间已经黑了,也很安静,只有一些朦胧月光,他不自主小下声来。


 花城静默了一瞬才笑着答,“讲同性恋的,哥哥还有兴趣吗?”

 

 谢怜听清楚了,一时没接话,倒不是对题材感到不适,只是这题材在国内算是有些前卫,不是愿意为艺术献身的直男演员一般不敢碰,怕落下什么奇怪名声,而且他刚刚对花城产生过奇怪想法,这话题出现的时机太……

 

 花城也在等着他的回答,而谢怜诚实回道:“我很感兴趣的。”

 

 随后,黑暗中又过了一阵才传来花城的清朗声音,听起来很是温柔轻软。

 

 “是不是吓到哥哥了?放心吧,男主是直男。”

 

 谢怜懵了一下,主要讲同性恋,男主就理应也是个gay,但又不是,这怎么演呢。

 

 “不会,三郎。但是有没有剧情梗概?”

 

 花城回道:“今天很晚了,明天哥哥就看到了。”

 

 说罢,他平躺了回去,不再对着谢怜这侧。

 

 而谢怜那时实在很累了,无暇乱想太多,只过了一小会也真的沉沉的睡了过去。

 

 那夜的第二天谢怜和导演提出想法之后,少年鬼王娶亲,或是说血雨探花娶亲,也奇迹般的一条过了。

 

 花城的戏份仅此一段,这段之后也真的没了他的剧情。他理应不在滞留此处,却仍是因为一二原因留了下来,

 

 最多一两周,谢怜的戏份也将拍完。电视剧分两组拍,裴茗刚好是另一组,副导演来带,所以前后拍一个月左右,这篇幅短短的连续剧估计也要杀青了。

 

 拍摄速度快而顺利,剪辑到首播大抵也不需几个月,最快甚至年前时,就可以看到《与君山》这部的首播。

 

 自然而然,直到这剧杀青之前,谢怜都蹭住在花城家里。

 

 虽不是多年深交,谢怜自认为也是一见如故的范畴。总之……肯定算是很好的朋友,至少花城看起来也是这么认为的。

 

 谢怜兑现了要做饭的承诺,花城随便给他打打下手,再面不改色的吃光谢怜做的饭,顺便和谢怜随便讨论一下……他自己写的剧本。

 

  如同花城前言,这是个小电影剧本,写的很精细而精致,和花城一开始‘自由发挥’的作风完全不同。

  

  最初,谢怜拿在手里认真看过一遍,花城坐在一边等他看完,顺便低着头玩手机,刷了会微博。

  

 谢怜全程是紧紧皱着眉毛看完的,秉承一位演艺界十八线艺人的老道经验评价道,第一句是:“三郎,这可能不太好过审。”

 

 这剧本压广电底线的私货和擦边球实在太多了。

 

 其中最大的一个擦边球是:同性恋题材在院线上是几乎拿不到放映资格的,但剧情明面上讲的却是师生关系,明面上虽不曾触及同性相恋的那层线,暗里却暧昧不明,任谁都看的出男二那位学生对主角老师的感情已超过师生情谊,却抓不住证据。

 

 花城说学生是男二,但戏份上不如说是双主角更为合适。

 

 若是打着艺术片的旗号,主角也确实是直男,过审说不定……

 

 若真这么拍了……能不能上映,只看广电的底线在哪里。

 

 言尽于此。

 

 而第二句,谢怜叹息了一声,诚恳说道:“弟弟,你给自己的角色设定的太惨了,我看的好心疼。”

 

 他再翻了翻最后那几页剧本,又合上,开玩笑的问道:“就没有第二版团圆结局吗?拍完我就要被你的粉丝骂死的。”

 

 他心知玩笑只是玩笑,任何一个有骨气的编剧都不会被旁人随口几句影响到剧本,半路出家的也一样。

 

 更何况花城虽然名义上是半路出家,这故事却很耐看,有条理,而且精美。


 花城撑着头淡定回答他:“已经团圆了。”

 

 对于谢怜被粉丝骂的问题,他以谁骂谢怜就挨个拉黑的架势,严肃且认真的保证:“不会的,我不让他们骂你。”


 对于男主角的确是团圆,是最好的结局,但也可以说是最坏的结局。

 

 巨星花城以编剧身份对观众讲了一个糟糕的故事:

 

 主角是一位温柔和善,对所有人都散发着亲近亲和之意的一位青年高中教师,人缘也好的不像话。而男二则完全相反,是一位没人缘且阴郁的学生。自然,考虑到花城外表的实际情况,这份阴郁大抵是俊美且自甘堕落的阴郁。

 

 故事里这位高中男生简直可算是悲剧范本,小时经常被家暴,高领的衣服底下几乎没一处好地方,而父母终于离异后,他被托寄到远房亲戚家,但除了借住一个房间几乎和亲戚全家没有交集。

 

 偏生这个男生角色人设又自尊,脸上终日冷漠,对同学也爱搭不理,谁都看不出他是那种生活在地狱里的悲惨小孩。

 

 而谢怜作为故事中花城的年轻班主任,他最早发现了这孩子不对劲的地方,几乎是一步步救学生与水生火热,甚至把他接到教师宿舍里渡过了一段对这个学生来说几乎是…最快乐的日子。

 

 故事到这里,终于出了问题。年轻老师对学生们的好一视同仁,而对这位阴郁的小孩虽然更照顾,更亲近一些,也只是当弟弟罢了。

 

 可学生则不然,虽然故事里没有眀写,班主任简直是他泥沼一般的生活里唯一的细小光束,只要抓到一点就再难以放手。

 

 谢怜从剧本里读到的暗示是,这个学生……很爱他的老师,而且是想在一起一辈子那种爱和喜欢。

 

 剧本和人物平淡无奇的推进到中后,电影名义上的女主角在很晚的时候出现,是这位老师的女朋友,感情方面不敏感的老师自然把她领到学生面前,女朋友总要给自己当亲弟弟看待的学生看一看。

 

 这剧本全程仅是平铺直叙的剧情和台词,没有括号暗示,但在故事里平稳和缓的氛围中谢怜老师明显是一句接一句的在学生心口划刀。

 

 谢怜读到这里想:学生这时可能意识到什么,他不能在他的高中老师身边待一辈子的。

 

 印证了谢怜的猜想,下一段,分镜切换,简略的提了一句几天后学生对老师说有了新的地方住,留了张新地址的纸条和电话号码,便……自己搬走了。

 

 在故事的最后,学生专业内功成名就西装革履,老师几年后仍是老师,爱情长跑结束,与女友喜结连理,给当年的学生都发了一份请柬。

 

 新郎站在新娘旁边,而这个小电影,以宾客身份的学生和老师碰杯叙旧,一句“我一直记得老师”

 

 ……

 

 很好,大团圆。

 

 剧本结束,电影也应该是黑屏结束了。

 

 谢怜不忍心看第二遍,作为院线电影剧本真的很奇葩,作为文艺片也平淡又悲惨,完全不知道卖票卖不卖的出去。

 

 男二的感情线方面简直是一片秋天在马路上被人翻来覆去的践踏的可怜落叶,或是一只可怜而卑微的蝼蚁。

 

 看不起自己,不但觉得自己配不上自己喜欢的人,就连性向也不对。

 

 这种感情不用蝼蚁形容又用什么形容呢?

 

 而全程学生花城唯一有一个小甜头的地方,也是这个剧本在题材方面最出格的地方:在故事的中前期,谢怜老师把高中生花城接过去住的那段剧情,高中生深夜惊醒,爬下床出去拿点水来喝,本来这也没什么……但他回来时,在月光下,盯着老师看了一会,趁老师睡觉时偷偷亲了一下。

 

 亲的只是老师的脸。

 

 ……

 

 纵使花城保证自己的粉丝不会对谢怜有意见,这也阻止不了谢怜连连叹气,狠揉眉心:“这故事也太虐了。如果是我……”

 

 谢怜的我字憋了好一会也没能说下去,改口道。

 

 “…………三郎,你是魔鬼吗?”

 

花城答非所问 “哥哥是不想接吗?”

 

 谢怜一阵沉默。

 

 “不……虽然还理解不了我和男主角像在哪里,这故事我还真的很感兴趣,很想接的。”


接下:http://sy-okari.lofter.com/post/3291d0_12e4da66


风信的小小番外1:http://sy-okari.lofter.com/post/3291d0_12e3f93e

评论(25)
热度(234)

© 解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