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 Sweet

血 雨 探 花 娶 老 婆 了!是个男的!!!(下)

接上:http://sy-okari.lofter.com/post/3291d0_12d9fbbf




花城哥,你什么意思呢。


CH 1.0.7


 谢怜望向远处的花城,化妆师和工作人员正热热闹闹地簇拥着少年模样的红衣人整理衣饰,其势一如众星捧月。

 

 锦衣华服,衣红胜枫,肤白若雪。如此扮相确实证明了言情小说常常描写的美少年或青年是确实存在的。虽然是古装扮相,花城处却远远围了一圈毫无古代女子羞怯的现代女性工作人员,其目光简直炙热到要射穿中央的花城。

 

 而谢怜自己怔怔看了那边一会也无法拉扯回思绪,倒不是和那边一小群迷妹一样被花城的美颜慑住,而是……

 

 花城拍过的电影这么有名,谢怜自然也是看过的。

 

 而是,这独眼红衣扮相分明与他拍过电影里那位血雨探花如出一辙,衣饰发型少有不同,只不过电影里的是散发的硬朗青年,而这边这位则是束着发的俊俏少年。

 

 花城闪出包围圈,向谢怜这边走来,远远的冲他挥挥手打了个招呼。

 

 他快速想了一圈没用的小事,红衣少年虽移来缓步不趋,而谢怜道长看看他,仍似有点迷茫。

 

 花城很礼貌的扯了扯他的嫁衣衣角,笑笑,问候道:“谢怜哥哥。”

 

 穿女装仍然看起来挺自在的谢道长先有点摸不着头脑的问他:“这……血雨探花,没有版权问题吗?”

 

 花城随口回答:“没有吧。”

 

 一个不在意的吧字使谢怜神色稍微有异,他露出一个不知是赞叹或是惊讶的眼神。

 

 花城又佐证道:“没关系,粉丝们看到微博图透都很激动,而且很支持我这个想法。”

 

 刚刚,花城穿着这身扯谢怜的衣角,而谢怜认真看他,不予置评,只想道:这的确是真话,真的很乖,很俏,也很好看。

 

 两人的闲聊就此为止,花城昨晚和他私通过的剧本就和他第一次说的那样短而直白,是一小段自由发挥随便拍完全可以扛住的简单剧情。

 

 花谢二人各自就位。

 

 ……

 

 ………………

 

 剧组一切都看起来正常且正经,除了那身大红中式女装嫁衣。

 

  为此,谢怜甚至为初见时觉得花城是看他不顺眼,有意捉弄戏弄他而感到一丝惭愧。

  

  而这惭愧情绪直到一小段卡了一上午,导演犹犹豫豫地喊了第五六七八次卡之后又一次出声:“卡!”

  

  随后,导演和身侧的场记耳语了几句,场记小跑过来,直冲花城。

  

  就连被导演针对的新人都不太会NG成这样,当事人泰然自若,全无自觉,只虚托着谢怜看起来惭愧无助,诚挚地说道:“我没拍过电视剧,专业素质实在不行,连累哥哥一同受训了。”

  

  场记抱着他的小本本无法插嘴,只能等他们两个聊完,他听到这一段,眼神也开始渐渐诡异……马上将要快要翻一个和慕情大佬一样的白眼。

  

  这实在是烂到不能再烂的烂话,估计也只有好骗的谢大少真的信了。

  

  谢怜穿着好笑的女装仍有一身从容风度,撑在他的胸前起身,微微哑然,点了点头。

  

  “没事的,慢慢来。”

  

  旁边的场记小朋友终于逮到机会,快速插了一嘴:“花城老师,导演叫你。”

  

  谢怜连忙帮着小哥催催他:“快去吧,三郎。”

  

  花城慢悠悠离开:“哥哥,很快就回来。”

  

  谢怜无法,只能坐下休息,看着花城的背影微微蹙眉出神,怎么想也想不通,他想了半天只得到一条结论:三郎这大牌也耍的太懒洋洋,太顽皮了。

  

  在他视角来看只是一个远景镜头,导演把花城叫过去也不知道悄悄在说什么,花城微微低着头,可能是在挨训或被要求精神一点吧。

  

  而事实并非如此,镜头拉近:

  

  小导演说道:“哥,快吃饭了,你看……差不多……行了。”

  

  花城低头,捏着自己头发右侧的小红珠捻了一捻玩了一玩,考虑了一下说道:“拍你的吧。”

  

  作为投资方之一的发言,这个吧字和上一个又是完全不同的冷峻气质。

  

  导演一缩脑袋。

  

  他如此前所言,真的很快回来。花城只在导演处停留了一分钟有余,便回头来找谢怜。

  

  花城回道:“哥哥,导演让我问你是继续拍一会还是先吃饭等我找找感觉。”

  

  谢怜心情难得有点……难以言说。

  

  “那先吃饭吧。”他想到之前是怎么卡的,又卡的是哪里,有些发窘,讲罢了这句,又小声说:“三郎,下午不要贪玩了。”

  

  花城便很听话,乖乖的一点头。

  

  而此前的情况是:

  

  谢怜头上蒙着盖头,坐在轿子里找了一会感觉,自认已完全进入了一个不得不穿女装诱骗鬼新郎进圈套的男青年角色。

  

  场侧的灯光也很到位,气氛朦胧而诡谲。红衣少年掀开轿帘,伸进来一只好看修长的手来,再向上,是古朴华美的苗银质护腕。

  

  谢怜不动,那手也彬彬有礼的静伫良久。

  

  镜头正从轿子的窗口探进来跟拍,道长的手顿了一下,便将手放上了少年鬼王伸进来,安安静静待着的那只。

  

  这条为止没什么问题,道长对这陌生少年理应处处警戒紧绷。

  

  花城引着谢怜,步缓且稳,两厢无言,只有那修长笔直的皮靴上的随着走动银铃轻轻作响。

  

  剧情全靠花城主导自由发挥,真不知最后拍出来是什么烂片效果。

  

  谢怜神经紧绷保持警戒,边走边想道。

  

  之前一切均好,此时却异变陡生,花城的手倏忽收紧,一拉一扯,谢怜措手不及,一下子跌进花城怀里,整个人险些呆住了。

  

  他趴在花城怀里,推也不是,趴着也不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自由发挥。

  

  此处配乐同灯光本应是诡谲而诡异的气氛,花城却拥着他暧昧耳语,仅靠想象也知道会是一副如何可怕的画面了。

  

  花城也是真的在他耳边小声而正经地耳语道:“这里就是这样,这只鬼很坏很混乱,他做什么都不奇怪。”

  

  谢怜被花城抱着愣着:“……”

  

  导演过来,及时喊道:“卡!”

  

  卡显然不是拍完收工,是NG,拍戏NG的确正常,这个NG方式却非常与众不同。

  

  导演说道:“老师们,这个,抱这么久……后期和编剧没法圆。”

  

  谢怜惭愧的从花城怀中站起身来,再次拿下自己的盖头,看着花城点点头对导演点头应过:“好的,知道了。”

  

  他显然是敷衍,因为此后又如出一辙的在这里NG了五六七八九十条,不是笑的太不入戏,就是抱太久,动作不自然不符给出的人物性格。

  

  都是不应该在花城身上出现的低级错误。

  

  谢怜这人没什么脾气,奇怪的是,之前还会凶小姑娘的导演也没什么脾气,只是没什么精神的要求他们重拍了一遍又一遍。

  

  场记坐在一边不时记着点什么,看花城的眼神简直像看着一个奇怪的……他也真的小声这么对导演提了:“导演,花城老师是不是……有点gay啊。”

  

  导演训他:“闭嘴,你懂什么,这是卖腐。写你的去。”

  

  而第五次跌到花城怀里的时候时,谢怜几乎要尴尬窘迫到脸红了,若非确定花城没什么坏心眼,他几乎要怀疑花城是真的看自己不顺眼在欺负戏弄自己。

  

 此时,谢怜也是第五次从盖头下探出脸来:“三郎,不要和哥哥开玩笑了。”

 

 花城便有点耷拉着脑袋答应他:“对不起,哥哥。”

 

 谢怜无话可说,很心软,但实在又有点莫名愁苦,只能跟着重拍。

 

 直到收工吃饭……这整个上午,便是如此,在这令人发窘的十几条NG中过去的。

 

 谢怜被花城带着去吃中饭,两人虽然仍旧气氛良好,但谢怜边吃边想NG的问题,吃到一半,放下筷子。

 

 “三郎,我觉得是那里剧情有些问题。”

 

 花城认真望向谢怜,一副请君赐教的模样:“嗯?”

 

 “鬼王虽然做事很混乱也需要一个缘引,这里你突然来抱我却是毫无理由的。”谢怜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我想,这里不如改成我为了试探你的虚实,自己跌到你的怀里,这样剧情就自然一些了。对吧?”

 

 谢怜说完,心里有些不安且紧张,他肃容等着花城的反应。

 

 花城认真考虑了一下,随后对他一笑:“的确很有道理,哥哥好聪明,就这么拍。”

 

 谢怜得到肯定回复,松下一口气。

 

 “……那好,下午我去和导演反应一下。”

 

接下:http://sy-okari.lofter.com/post/3291d0_12e310f9

评论(19)
热度(219)

© 解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