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 Sweet

良师益友,以身作则。(中)

接上:http://sy-okari.lofter.com/post/3291d0_12e310f9

bgm应该是林宥嘉全世界谁倾听你 但版权


她喜欢你很多年,我也喜欢你很多年了。


CH2.0.2


 谢怜总觉得花城此前给他讲的那个剧本很大概率是有两位原型的。但纵使好奇,当事人既然不打算主动开口,总不好自己凑着上去问,听起来就不太礼貌。

 

 上次花城开车带他坐的还是一台谢怜认得型号的suv,这次拍摄工作完美收官,他们去跟剧组吃饭,花城又不知叫司机从哪调来了一台更骚包的开。

 

 谢怜随便辨认了一下这台银色超跑,但只能看出是法拉利的,再多是真的不认识了。

 

 车门自动翻起,这次谢怜不会因为太高踩不稳了,花城对他示意,他便安安稳稳坐了进去。

 

 他本欲言又止,想问一问花城开这种车去吃饭唱K会不会有点太拉风了,但这又显然是个花城无需开口回答的问题。

 

 花城也这么觉得。

 

 谢怜发了很多工资,但仍旧是他那副中规中矩的普通休闲穿法,外套搭白衬衫,牛仔裤休闲鞋。

 

 而花城的装扮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比起开上次那副SUV时,这次他乔装的更严谨,出门时不但带了墨镜棒球帽,散了小辫,还将半长不短的头发在脑后扎了个小揪揪,红珠取下挂在脖子上,卫衣五分裤穿的宽松,脸都不露,手一插进裤兜便看起来和花城本人毫无关联,只是个衣服牌子看起来超有钱的路人B-Boy。

 

 但好在花城虽然神通广大,还没那么神通广大,路上谢怜诚恳怀疑他会不会聊天时突然吹破泡泡糖打着节拍来一小段很风骚的Triplet flow。花城当即站明己方立场,说哥哥我不喜欢嚼口香糖也不懂说唱。

 

 虽是秋天,其实完全不冷。但有一种冷叫做……哥哥又觉得你看起来冷了,路上谢怜就一直频频低头去看花城露在外面的小腿。

 

 谢怜坐上了副驾驶位,两人已经算是很熟了,等到花城坐上驾驶座摘下帽子,谢怜没忍住一伸手,摸了摸花城裸在外面的膝盖。

 

 摸了摸,又向上摸一摸。

 

 真的被晚风吹的好凉的。

 

 花城被摸得一僵,谢怜试过温度,也觉得这突然的肢体接触有点奇怪,随后他脱下外套,温声好气地讲道:“三郎,盖一下吧,很薄,应该不影响你开车。”

 

 花城当然没反抗,外表上的嘻哈男孩大半张脸都被挡在墨镜里,他在谢怜面前一向很听话。

 

 这一点也不嘻哈,花城将那件薄外套在自己腿上摊好,乖乖配合道:“是有点冷,谢谢哥哥。”

 

 既然谢怜忘记打开车上暖风的事,那花城也顺势忘记了,只是摘下墨镜放到前方。

 

 这情景和一个月前第一天认识花城如出一辙,花城安安静静,随便插了张CD来放。谢怜本来也心情不错,但他侧过头看看身侧侧颜赏心悦目专心致志的花城时……非常突兀的,心里产生一些不自在。

 

 如果编剧感情的确真情实意参考自身经历改编,学生影射花城自己,而那位据说和自己很像的故事老师……又影射的是谁,实在很让人在意。

 

 他实在好奇,很想问花城,又一时没来由的不好意思突兀去问。

 

 想到此处,谢怜的心情也无因无故,有些郁郁。他此时看了一会花城被汽车尾灯和路灯映的表情不明的侧脸,不想看了,又低回头去。

 

 虽然没表现在脸上,但谢怜突然兴致不是很高。

 

 忘记上车开暖风一事,谢怜又记起一事:剧组杀青了,应该通知一下花花。

 

 花花同学也喜欢叫谢怜小怜哥哥,和花城又重合了一个花字。

 

 不如说,初见之时谢怜对花城那份仅此无二的亲近感可能就在此处。

 

 谢怜打开微博,准备简短对自己的忠实小粉丝报备一下。

 

 他注意到,小粉丝对他的每日例行嘘寒问暖换了一种方法,最近她不再对谢怜衣食住行嘘寒问暖,反倒对谢怜的心理状态表达了极大的担忧:她的问候最近全都是小怜哥哥今天心情好不好,工作会不会太累了之类。

 

 纵使谢怜心里很暖,但对此的回复很平淡简短。

 

 谢怜V:谢谢你,去吃关机宴了。

 

 而身侧,花城虽然不表,但他一直密切关注谢怜的动向。他早早注意到谢怜刚刚不知为何有些郁郁不乐兴致不高……但谢怜看了手机,却自己缓和了过来。

 

 不但笑的很开心,且非常温柔。

 

 这下很好,心情不太晴朗的从谢怜一个人变成谢怜和花城两个人了。

 

 眼看着谢怜在自己旁边因为别人很开心,花城也没什么办法,他眨了眨眼,回头专心开车。

 

 一滴,两滴。

 

 挡风玻璃上溅出水花。

 

 伴随着车内放的舒缓音乐,车外天色阴暗,配合所有人的心情,下起了小雨。

 

 过了一会,雨刷自动打开,花城最终还是忍不住出声:“哥哥刚刚是在和谁说话吗?笑的好开心。”

 

 谢怜不觉有他,无需反驳,他想了想如实回答:“是啊,一个小女孩。”

 

 想了想,又补充道:“粉丝。”

 

 花城今天选择给自己的红眼睛带黑美瞳,但他开车无法回头,自然无法用那双今天变黑了的好看眼睛盯着谢怜笑。可能是因此原因,他并未调笑谢怜,只是“喔”了一声。

 

 好像花城每次开车带谢怜气氛都好尴尬,但这并不能强说是谁的错。

 

 两人之间再没话聊,过了一会花城突然问道:“哥哥,你是不是该换手机了?”

 

 谢怜在演艺圈是一股清流,这表现在方方面面,包括手机。

 

 手机发微博时一般会有一个来自xxx手机的小标识,在演艺圈的众人里,这脚标有时是来自iphone x,有时是来自galaxy note 8。

 

 但谢怜与众不同,属于他的标识是:来自Android

 

 他工资早发了,之后回老家也要换公寓租,就此方面稍作考虑,的确是先该换手机了。

 

 但谢怜摸摸鼻子,觉得用户体验不错,于是再次如实际情况回答:“三郎,我用的还好呀。”

 

 花城没看他,点点头,岔到另一个话题上:“哥哥虽然早出道过,但是有些事你还是不太懂。”

 

 谢怜无言好奇,等花城继续说下去。

 

 花城继续说道:“明星单独和哪个粉丝走的太近对双方都不好。”

 

 喔,欲言又止想批评我这个啊,谢怜懂了。

 

 他打断花城:“她人很好,没关系的呀。说是喜欢我很多年了。”

 

 于此,花城听过也很体贴的没有继续聊这件事的意思了。

 

 外面在淅淅沥沥下雨,谢怜突然忍不住想:都叨扰一个月了,三郎虽然人很好,但是不是太打扰他了?

 

 他有一点点坐立难安,此时的逻辑和花城剧本里的学生如出一辙:总不能一直住下去厚着脸皮打扰人家生活,好朋友……也总需要一点私人空间。

 

 谢怜稳住表情,开口:“这部剧总算也拍完啦,横店这边的东西我明天取走,门卡走时放你桌上。”

 

 日用品用花城的备用,美名其曰取东西,也不过只是新买的几件基础款衣服。

 

 提的也太突然,花城不大明显的滞住了一瞬,出声问他:“哥哥是哪里住的不舒服吗?”

 

 谢怜说:“不是,挺好的。”

 

 他从后视镜里对着花城笑笑,逃也逃的目不斜视有理有据:“我也不能一直住横店,拍完了回s市,就不打扰三郎了啊……”

 

 只听花城说道:“哥哥不是打算下一部电影和我合作吗,我本来就决定在s市排,不如我们在我那边的房子住?”

 

 而其实谢怜的内心深处,又不是很想坚持拒绝花城,他低下头去想了想。

 

 “那就又要麻烦三郎几个月了。”



随便接下:http://sy-okari.lofter.com/post/3291d0_ee73be12

评论(21)
热度(245)

© 解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