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東離/刀男/語c。喜教科書大三角,關鍵字鶴一期/一期三日/三日鶴。歡迎點梗。

周叶。暗室私心。1-3

01.

暗室私心,即暗中做见不得人的亏心事。
所谓亏心事,也无关亏不亏心,不过是见不得光。

总有或多或少见不得人的私念,憋在心里,藏在阴暗的角落里,锁在不透光的房间里,记录在电脑里加密的文件中。

或者是,将所有见不得人的妄念都隐藏在波澜不惊的表情下,而秘密的主人从不开口多言,自然也没可能被人发现。

秘密无非两种,商业秘密和个人秘密,个人秘密又分三种,事关生死和利益的秘密,不愿向他人提起的糗事,或者一份没法向别人开口倾诉的暗恋。

周泽楷暗恋叶修,是个秘密。

当然是第三种,这份感情一旦向他人说起,无论叶修对此是什么态度,叶修的名声被影响都是必然,不能说,锁在心里。

他把叶修的比赛视频,报道文章,甚至那个小储藏室的照片都单独整理进一个加密文件夹,文件夹的名字还欲盖弥章的打了一个“轮回联欢晚会”上去。

寝室里也有一个上了锁的柜子,里面放的是一叶之秋和君莫笑的手办,嘉世队服,托人自制的千机伞的模型,甚至还有个T宝贩卖的漫画版叶修等身抱枕枕套,叠的整整齐齐。

而轮回的枪王有一副众所周知且波澜不惊的帅脸,下面藏的是一份酸涩的暗恋。

感情不可靠,因为不好控制。妄念自然也不可控,在某一刻发芽生根,再也收不回来。

而被暗恋的当事人却完全没那份心思,好喜欢,却连一个字都不能说,说了连朋友都做不得。

所以喜欢也能这样令人难过,如鱼刺般鲠在喉间,特别是喜欢的人还单身,给人留一丝不切实际的期望。

但明明是叶修来招惹他,结果难受的只有自己,不公平。

周泽楷表面仍然波澜不惊,情商高,将一切都藏的好。

叶修也自然无所自觉,只当对面这位是一起打荣耀还不太善于言辞的后辈,场下遇到甚至还有点自来熟,自己凑到周泽楷的身边,殊不知周泽楷在赛场下的一切地方,怎么对叶修都觉得自己不对劲,难受的要死。

这是犯罪。

身为国家队,联盟虽然不缺钱,但不可能事事顺心,刚下机场,人生地不熟,自然没条件找太合适的地方住。入住的宾馆房间都是两人一间,但也只能掏出五间单人床分开的,还有两间是大床房。

也不知道是凑巧还是怎样,其中一间给苏沐橙和楚云秀住,另一间就归叶修和周泽楷。

说不定是叶领队有心就看周泽楷脾气好,欺负人,这也说不定,不讨论这个。

但无论怎样,最后只导致了一个结果。

周泽楷进房间的时候,发现叶修睡在他的床上。

02.

宾馆房间内与国内别无二致,不过房间内用品上印的都是外国话。

值得注意的只有窗户,不是落地窗,但宽度几乎横跨墙面,另附百叶窗帘。

在下午昏暗的阳光下,也不开灯,被百叶窗半遮半掩,光透进来一点打在地板上和床上,正好形成了一个暗室效果,但又能看床上的那团人形看的分明,看的出窝在自己床上的是叶修。并自动忽略掉了那也是叶修的床。

周泽楷的心快要跳出胸腔,在注意到床上熟睡的人形同时就开始心跳加速,却的确是情不自禁。

看到叶修就会提醒起自己喜欢他这一点,就算刚开始是错觉,也变成真的了。

叶修显然很有素质,上床之前先脱的干干净净洗了个澡,洗过之后就穿上睡衣舒服睡觉,显然躺下不久,懒得吹头,头发难擦干,枕头上留下水印子还没消失。

也不知道是睡还是没睡。

如果叶修醒着就算了,他会和周泽楷搭讪,聊天,周泽楷不会也不敢胆大包天的想太多。

可是喜欢的人睡着,特别适合轻手轻脚做一些不会被睡梦中的人发现的事。

周泽楷多做亏心事,见不得人的事,暗恋叶修这件事他就做了,偷偷摸摸做多了,习惯是会出乱子的。

如果是熟睡,定定目光坐在床边,把那个叫叶修的人从头到脚视奸一遍,轻的亲吻和触碰,甚至可以去轻轻的亲一下对方在被子下露出的脚踝的,再探进被子动作轻缓的摸到小腿,做这些,都不会被发现。

暗室滋生阴暗心思,这些见不得光而不能在白天做的事都是自己最想做的,周泽楷自然也不能免俗。

不及多想也知道现在适合做什么,还没开始做他就憋了一口气,也不敢正常呼出,傻兮兮的试图在一个熟睡的人面前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虽不至偷偷摸摸,也不敢唐突靠近。幸好是房间内有地毯,除了开门那一下房间内再没出声响,换好鞋就放轻步伐轻手轻脚的挪近。

直到他把自己慢吞吞的挪到床边,上面侧躺着整个软绵绵陷入床面的人也是没反应,周泽楷慢慢蹲下,和床上的人面对面打了个照面。

凑近可以发现叶修吐气均匀,显然睡得和他打荣耀的时候一样专注深沉。但做亏心事的人就心虚,周泽楷看叶修的脸的时候自己气息不稳,却又不敢用力呼吸,只觉得那张脸上的眼睑在虚扇,下一秒就会睁眼朦朦胧胧的看向他,带些诧异,抓他个现形。

情人眼里出西施,单相思也是。

床上的叶修每一寸皮肉都合他心意。

头发干了一些,搭在脸上的部分松软服帖,脸上光滑,看起来有些软肉,没胡茬。阴暗看不清肤色也可以想象得出刚洗过澡的叶修皮白肉软,包在宽松的睡衣里,被子下的身体陷进床面,抱着舒服,压着也舒服。

可是没法压更没法去抱,见到才感觉怀里空虚的不知所措。只能盯着对方露出的那截脖颈和锁骨,用目光一寸寸舔过。

03.

即使是在昏暗的光线下,周泽楷也能用热切的目光一寸寸观察过被思慕者的脸颊,脖颈,被子下的身体,在叶修无法看到的时候。

被观察的叶修当然没影响,他还在睡觉。看到最后脸红心跳,起反应,生理和心理一起难受的却都是周泽楷。

年轻气盛自然火力旺盛,周泽楷敢于在喜欢的人沉睡的时候在一旁定定视奸对方,当然也敢在视奸对方想些别的事,胆大包天的。

就比如,床上的叶修是怎么被他压上去,拥抱,再讨要亲吻。

再比如被压着的亲吻时候叶修前辈又是怎么和他两情相悦,温和驯服,在他的身下主动分开双腿缠上腰侧,用脚后跟一下一下的蹭他的尾椎骨,撩拨他,懒洋洋的带着鼻音叫他小周。

膝窝和大腿内侧有细白软滑的嫩肉,手掌从小腿肚摸上去,摸到膝窝,再滑到大腿内侧,不轻不重的掐一下,身下人就闷闷的从鼻腔里哼一声,带点撒娇的意味。

既然是妄想想到什么程度都有理有据有说法,比如,上本垒,做爱,掐着对方的腰胯顶入对方的身体,里面热的发烫,紧致湿滑,要不够的对他又吮又咬。扶着他的后脑难耐的随着身体的摇晃哑着嗓子一声声呻吟,深处被顶一下身体就跟着被顶的晃一下,被狠狠捅入一次就从喉咙里闷出一声,床随着对方被他干出的呻吟喘息也发出些不堪承受的音色,身下的叶修还被他做出些生理性的泪水。

这些景象仅仅是在脑内模糊的过一遍周泽楷就硬了,难受的要命,也控制不住自己,伸手去轻轻碰了一下床上叶修的手,还不知死活的捏了一下。

叶修没反应,睡的香甜,也不知道周泽楷在床边安安静静看着他,自己也在所谓乖巧后辈的脑内被翻来覆去的日了好几遍。

多漂亮的手,触手肌肤光滑细腻,指骨修长,掌形标致,手的主人一定也和这只手的卖相一样好。

摸过手,贪心不足,又想去摸脸,周泽楷也的确这么做了,他松开了叶修的手,转而把自己的手向前辈的脸探过去,再把自己因紧张和熨烫的掌心轻轻覆上去。

而叶修就随着周泽楷的这个动作睁了下眼,带些刚睡醒的迷茫。

周泽楷还硬着,和叶修面对面,对方睁眼他看的清清楚楚,也愣了一下,脑内一片空白,有点当机。

评论(16)
热度(100)

© 有生之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