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 Sweet

小怜老师和花花的醋包太极(下)

bgmhttp://sy-okari.lofter.com/post/3291d0_12e48104

来拥抱着我 形成漩涡


接上:http://sy-okari.lofter.com/post/3291d0_ee73be12

CH2.0.4


 好像除了谢怜之外的所有人都很从容很自在,略嫌尴尬在状况外的只有他一人。

 

 花城要对他唱情歌,就算是在玩国王游戏也听起来怪怪的,不过女孩子的群体一阵沸腾,气氛高涨又和谐。

 

 正好如大家公认的一句:不是当事人时永远体会不到当事人的尴尬,并没有谁能感同身受,包括另一当事人花城。

 

 他佯装很从容,扭头笑问了那几个姑娘一句:“两个男人唱情歌会不会太尴尬了?”

 

 罪魁祸首小化妆师便连连摇头:“不不……不不不,可一点也不尬,道长,我可想听你俩唱歌了。”

 

 宣姬平素性格也不能算好,她冲着裴茗嗤了一声:“两个男人亲嘴也挺尴尬的呵呵。”

 

 裴茗一脸无辜:??

 谢怜:…………

 

 已经直接叫道长了吗?好吧。既然就连另一当事人都没什么意见……他忍不住侧眼看了一眼从容自若的花城。

 

 他只好认栽,回过头去,手里被塞上麦克风,和花城弟弟一人一只。

 

 国王倒并未强行点播他们两个唱哪首歌,花城便从触屏上的情歌类目向下翻去。

 

 说对唱,当然是两个都会的才好,但无奈,花城选好一首歌去问谢怜:

 

 “哥哥,今天你要嫁给我会唱么?”

 

 谢怜双手握着那只麦克,诚恳摇头:“不好意思,我不会……”

 

 口水歌都不会,所有人露出有点意外的表情,花城也微微挑了挑眉。

 

 “美丽的神话呢?”

 

 花城挑的都是这种甜蜜蜜的口水老歌,实在已经是在照顾谢怜。

 

 谁料谢怜又惭愧的摇头:“还是不会。”

 

 大家都很吃惊,Julia忍不住插了一嘴:“小道长,你不会不会唱这种歌吧?”

 

 好么,长的嫩是长的嫩,又从道长变本加厉变成小道长了。谢怜倒也没真的和她纠正这种小细节,只是顿了顿,温和回道:“还是会一两首的,让我看看。”

 

 说罢,真的一起去看那块触屏了。

 

 谢怜把头探到花城肩侧,看了一会花城翻页,目光一凝:“好心分手我会唱女声。”

 

 花城沉默了一下:……

 

 “这个我不会啊,哥哥。”

 

 花城的抱歉眼神和声音都十分真挚,谢怜也不知道怎么办好,于是,轻轻的“喔……”了一声。

 

 想起之前那首乱世巨星谢怜听过,好心分手这首也有粤语part,花城问道:“哥哥之前是听粤语歌比较多?”

 

 谢怜一想当真是如此,连忙点头,发自真心觉得花城好聪明。

 

 缩小了歌单范围,好不容易选到一首两人都会唱的粤语情歌,谢怜也没那么尴尬了。

 

 谢怜看了一眼就乐了:“会是会,但真的唱这个?”

 

 不怪他要确定似的问上一句,稍微能看懂一点歌词双关就听出,这首歌……是首很隐晦且优雅的小黄歌。

 

 花城对谢怜哥哥的各种纵容让步岂止无底线一词可以形容,他对着谢怜时不但脾气很好也真的很好说话:“哥哥实在不想唱我一个人唱两边也可以。”

 

 这怎么好意思呢。

 

 不但谢怜不好意思,众人也都惊讶于花城的ooc,听的有点痴了。

 

 而谢怜想到了小黄歌隐晦含义的问题,立刻认真说道:“这怎么好意思呢。三郎唱女声?”

 

 花城却笑吟吟且毫无异议:“好啊,我来唱女声。”

 

 除了两位当事人,在座也不乏听过这首歌的,不约而同,全都竖起了耳朵。男声不但在小黄歌的意义上占了便宜,要唱的句子也稍少,有的段落甚至迎合两声便罢。

 

 谢怜是难得有点小小的恶趣味,被恶搞的人却全力配合,他不仅有点惭愧,看着花城眨了眨眼,准备自己回头去按下播放键。

 

 此时,花城又低低接话道:“听哥哥的,哥哥想在上面就在上……”

 

 好黄啊不要再说了!

 

 他耳朵不好意思到块红了,耳边不觉听到是哪个女孩在小声尖叫,谢怜手一抖狠狠戳下播放键,同时在内心偷偷批评了一番这群小腐女,顺带也批评过配合她们爱好卖腐的小花弟弟。

 

 不应当,宠粉也不该是这么宠的,还要拖无辜的谢怜哥哥下水。

 

 一如歌词的隐晦情色,这首歌的伴奏和拍子也是不急不缓,隐匿性感。

 

 开头几句倒还好,原唱女声空灵柔美,花城唱时压低了调子,年轻清朗的声线带了几分性感的沙哑,和这首歌倒也十分合拍。

 

 花城唱歌当然很好听,而谢怜也实在想不到……花城唱女声也能唱出一种不同于原唱的性感来。

 

 “逾越了理性 超过自然”

 “瞒住了上帝 让你到身边”

 ……

 “如你 化作了粉末 谁还要健全”

 

 ……

 

 “来沉没 在我的深处吧”

 

 花城轻声细语的唱出这一句来,也是正让胡思乱想的谢怜开始不自在的第一段,而男主人公毫无自觉,大大方方,甚至往谢怜这边靠过来,单手揽住了他的肩。

 

 谢怜意识到可能是自己对花城曾经意图不轨现在才如此不自在,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唱哪句和哪句了,神经紧绷,像只竖着耳朵炸了毛的兔兔,本来对和花城勾肩搭背很是习惯,此时却全身不自在,而且好想挣脱。

 

 “来拥抱着我 从我脚尖亲我”

 

 花城揽着谢怜的肩来唱,漂亮的眼睛看着屏幕眨也未眨,又低哑轻软的唱了一句,甚至回过头来看看谢怜,目光对上了,距离也挨近了。

 

 天知道花城是怎么把一首普通的,带点颜色的情歌唱出脱衣舞的感觉的?

 

 他只觉得花城的脸慢慢靠近,其实在他人眼中还有一段距离,但在谢怜眼中却已差不多是快要亲过来了。

 

 他僵直着扭头去专心看屏幕不敢再和花城对视,真的挣了挣肩上那只手,要挪开,只想把这首歌赶快唱完,唱不完就挖个地洞把自己埋起来。

 

 肩上的手终于松了松,这首小黄歌也终于唱完了,总算是告人段落。

 

 有个看热闹不怕事大的混蛋嘘了一声起哄:“谢怜哥你躲什么啊!抱一个!强吻他!”

 

 真的抱了,但是没强吻,谢怜被花城当众抱进怀里。

 

 他的大脑运转过速:快,就是现在,挖个地洞把自己埋起来,要不然就死了!当场去世!

 

 头脑懵逼间另一个混蛋出声:“连我都快被唱硬了,花城老师你要是真把谢怜老师掰弯了得负责吧。”

 

 他手忙脚乱从花城怀里撑起半个身子,目光不知该向何处去放,耳侧传来花城泰然从容的声音:“哥哥被我掰弯?那我们就是时候出国结婚了。”

 

 轰隆,轰。

 

 终于手忙脚乱坐直的谢怜已经血条清空到负值,不太行了,他汗毛都被吓得要竖立起来,气血冲上天灵,耳边轰鸣,心跳过速,在众人面前茫然的“嗯?”了一声。

 

 “啊?我?”

 

 他还没从刚刚花城不似作伪的深情眼神中缓回神来,不知自己身在何方。

 

 好在,也只是茫然了一会,肩上就被好心人拍了一把,将谢怜从不清醒的泥沼中解救出来。

 

 裴茗交叠起二郎腿抱回臂坐在一旁,拍肩的就是他了,看谢怜这副样子,率先哈哈笑出一声打趣道:“小谢,花城开个玩笑你怎么还真吓着了,丢脸。”

 

 裴茗还在笑,说罢瞥了花城一眼,啧了一声:“开玩笑没个轻重。”

 

 天庭的这些人一向看不惯花城,大家都知道,不过是明面上的秘密。

 

 但明明和花城不熟却能假装一副熟稔态度,也算是另类影帝无疑了,自来熟界欠裴茗一个小金人。


 不过,缘由虽无处可寻,对着花城抬杠却没被立刻嘲回来,裴茗也可能是除了谢怜之外的第二人。

 

 裴茗和众人都在盯着话题中心的花城瞧,谢怜也不自觉怔怔看向花城。

 

 花城被众人目光包围,回望愣怔的谢怜,不知道在想什么,他静默了一会,随即笑眯眯扯出一个无可指摘的标志完美微笑来。

 

 “好吧。”

 

 花城应了一声。

 

 “我认错,哥哥,以后不开这种玩笑了。”


http://sy-okari.lofter.com/post/3291d0_ee969392


——————————————————

漩涡


彭羚/黄ym


(男)沿着你设计 那些曲线

原地转又转 堕进风眼乐园

世上万物 向心公转 陪我 为你沉淀

(女)逾越了理性 超过自然

瞒住了上帝 让你到身边

即使爱你 爱到你变成碎片

仍有我接应你 落地上天

如你 化作了粉末 谁还要健全

来沉没 在我的深处吧

(男)埋在爱情下

(女)世界快要变作碎花(男)来接我吧

(女)趁这结尾叹口气吧(男)原谅我们吧

(女)答应送我 最美那朵水花 可以吗

(合)来拥抱着我 形成漩涡

卷起那 热吻背后万尺风波

(女)将你 连同人间浸没

(男)我爱你 亦是那么多

(合)来拥抱着我 从我脚尖亲我

灵魂逐寸向着洪水跌堕

(男)恋爱在蚕食我(女)如地网天罗

(男)不顾后果(女)这贪欢惹的祸

(合)是谁在吞没谁也奈何

(女)是谁被卷入谁红颜祸

(男)来拥抱着我 形成漩涡

(合)扭曲那 万有引力 倒海翻波

(女)直到这世界 澈底搅拌

清清楚楚只得我们

(男)直到这世界彻底瘫痪

(合)剩下自己在游玩

(合)是谁在吞没谁也奈何

是谁被卷入谁红颜祸

(男)沿着你设计 那些曲线

(女)原地转又转 堕进风眼乐园

(男)世上万物 向心公转

(女)沉没 湖底欣赏月圆


评论(43)
热度(283)

© 解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