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 Sweet

飘了(上)

http://sy-okari.lofter.com/post/3291d0_ee7c2802


最近作者失恋……之前再考试,在留卡也刚刚补办,事情好多,我看看今晚再写写……


……


2.0.5


 花城一声“我错了”出口,容色恳切而真挚。

 

 孩子气且顽皮,若是放在以往,谢怜只会觉得这少年人的心性放在花城身上甚是可爱。可眼下,他刚刚因为花城对他开的玩笑心神不定,也没心思觉得谁可爱,他盯着花城,头脑内被五颜六色打翻一片,心口几乎被吓得停跳了一拍。

 

 作为被开玩笑的当事人,反应姑且算是十分过度了。

 

 他先是头脑混乱,再之后,听到花城那声开玩笑之后过了好久才还场有些反应不过来似的慢慢眨了眨眼睛。

 

 是,果然是玩笑。

 

 但这也并不出人意料,不过,一向很好开玩笑的谢怜却莫名有些……不高兴,或者说,他有一些被惹生气了,怔了一下后情不自禁去想:为什么偏要抓着我开这种玩笑?偏偏是我?

 

 一点也不好笑,花城顽皮也……太过分了。

 

 他的沉默只消片刻,这一想法又立刻换做:是因为关系好,对你开开玩笑也很正常,谢怜!因这种小事就不高兴心胸也太狭隘了!

 

 开过玩笑,花城也道过歉了,谢怜却掩饰不住自己的表情有些异样,花城一开始还挂着一副调侃笑容,却看他这副怔怔走神的样子,不笑了,神情稍稍沉了一点。

 

 他也望着谢怜愣了愣,蹙着一点眉毛不由自主坐直一点身子,轻声问道:“哥哥……你是不是不高兴了?我……”

 

 花城面色沉沉,看起来马上就要接一句更庄重更诚恳的道歉,事实也是如此。

 

 但谢怜却已调整过来,在花城真的开口道歉之前从容反问道:“什么不高兴?”

 

 花城有什么好道歉的?

 

 而他也的确没有做错什么。


 只论即时表演谢怜的天赋不会输给任何人,他反问了那句之后才好像反应过来,接道:“喔……我很好开玩笑的,不会因为这个不高兴,三郎。刚刚想工作,走神了。”

 

 这话诚恳从容近似无瑕,不仅挑不出一丝毛病,再配上谢怜平时一副温和且做事认真的人设,他人完全意识不到谢怜在睁大眼睛说谎。

 

 花城难得接不上话,只好低低“嗯……”了一声。

 

 谢怜说罢就移开视线,好像又走神了。

 

 风信看了谢怜一眼,隔了一会,又看一眼。

 

 终于,视线对上了一次,谢怜对风信报以友善微笑。但他没有任何发言也没有动作……甚至看得人有点心里发毛。风信早知道他以前酒量差,没想到现在更差,不进反退。风信忍不住冲着他问:“你……喝醉了?”

 

 谢怜摇头:“没有。”

 

 众人一致过滤掉了没有两个字。

 

 而大家都知道风信和谢怜认识很久了,这话一问出口,大家也配合的此起彼落一番惊讶:“不会吧,道长/谢少,半瓶rio??”

 

 就连刚刚谢怜的走神也有了一个更自然的理由,他适时作势扶额,蹙着眉毛像是有点头痛发作,向大家告罪:“我……去下卫生间。”

 

 大家理解,而花城微微起身就想要跟上,又被谢怜压着肩按了回去坐好。见谢怜显然不愿他跟着,只好作罢,乖乖地坐了回去。

 

 谢怜的不舒服的确是假装的,反手关门后,干脆真的弯腰接了捧凉水洗了洗手,又看了一会镜子。

 

 镜子里他的模样的确好似有些无精打采,显得蔫蔫的,兴致不是很高。谢怜想了想,随后又摸出手机,准备偷溜,干脆点开微信花城的聊天框打了一句:‘有点头痛,三郎,我先回去了’

 

 顿了顿,又加了几个字‘玩的开心’

 

 结果还没按下发送,他又觉得两人这么近,这些话不当面说实在奇怪,也不大礼貌,只好将打了的字全部删掉了,作罢。

 

 已占用卫生间许久,谢怜将手机塞回口袋,轻轻叹了口气,又推开门。


 却未曾想到推开门就见到了一直想着并因其困扰的正主。

 

 从不知何时起,花城已站在门外。显然是在等谢怜,见他推门出来,花城一笑,两人却不约而同开口:

 

 “哥哥”

 “我……”

 

 谢怜一阵尴尬,他想说的正好是:三郎,我就不多呆先回去了……

 

 但是这话出口的时机却和花城撞上了,谢怜便谦让道:“三郎先说。”

 

 花城便先行开口:“不是不舒服吗?正好,我送哥哥回去。”顿了一下,又继续,“哥哥刚才想说什么?”

 

 两人倒说到同一件事上去了。

 

 听他哥哥长哥哥短很乖的叫了一通……但是,谢怜其实更想自己一个人偷偷溜掉,有点不想这样继续和花城继续黏在一起。

 

 谢怜作态向远处看了看,迟疑了一下,推辞道:“三郎不继续玩吗?不用麻烦的,我打车回去就好了。”

 

 他也半小时之内都不大想直视花城了。

 

 花城便大大方方地回答:“我也不想玩了……哥哥一个人也不安全。”

 

 谢怜又推辞了第二次回去,两人来去又是一两个回合。

 

 也不知大男人一个人有什么不安全的,但谢怜又没办法,也真的拗不过他,最后还是坐上了花城的车,两人一同打道回府。

 

 撒谎的一方假话成真,可能是因为那半瓶常人并不致醉的甜酒,从刚刚坐上车开始,一阵困意便真的袭来,靠在车后座低头打起了瞌睡。

 

 也幸好是困得厉害才无暇多想,他便几乎就这么睡过去了,直至二人到家都未有什么多余交流。

 

 晕晕乎乎间,换拖鞋和睡衣几乎是强撑着完成的,他也不及洗澡就准备爬上床……

 

 好在他及时打住,尚有一丝清醒神志,甚至想到不洗澡就睡别人的床实在不太好,一通闹下来应该出了汗,他爬床到一半又顿住,自己迷迷糊糊出门扶着楼梯下了一层,摸向沙发旁边:“…我先下去……”

 

 下去睡觉。

 

 花城终于确定谢怜真的会醉低度果汁鸡尾酒。

 

 因为担心七扭八歪走路的谢怜摔在楼梯上,花城一直尾随,并且目睹了谢怜自己爬上沙发,背对着外蹭着靠枕将自己蜷成一团不省人事的全过程。

 

 他低头看了一会,走近一些,俯身拍了拍谢怜的肩。 

 “哥哥?”

 

 谢怜若有所觉,但只是轻轻动了一下,并无更多回应。

 

 见他毫无知觉,花城忍不住……又俯身,再靠近了一些,见只拍谢怜无反应,便犹疑着摇了两下谢怜。

 

 “哥哥,醒醒。”

 

 也得到了谢怜微弱含糊且不耐的回应:“…………别闹……烦人……”

 

 ………………

 

 被说烦人的花城沉默了一下,倒也不生气,只柔声挨在他耳边道:“哥哥,上楼去睡吧。”

 

 却没能再次得到谢怜的回复,被叫的人只是往沙发的里侧缩了缩。

 

 花城再没办法,只能尽量轻手轻脚的将谢怜翻正,手从他的腋下穿过,拦着膝盖将其打横抱起。

 

 这动作由个子高挑的花城做来看着轻松,可谢怜虽堪堪未到一米八,也不算矮,就算按偏瘦体形算来,打底也有个一百二十斤重了。

 

 而花城只是将他抱起来的时候动作微微一滞,甚至连气息都没太大的变化。

 

 谢怜摸索窝上沙发,他又将将谢怜原路打横抱回床边,轻轻放下,手还在他的后脑勺处轻轻挡了一下才放到床褥上。

 

 网上传的很广的一道送命题:假如你喜欢的人睡在旁边……那你……

 

 卧室中灯光昏黄柔和,偏向暖色,谢怜亦睡的安稳,呼吸均匀,容颜甚至显现出和白日不同的另一种沉静温和。

 

 花城面对这一艰难处境,心跳微微快了些,弯腰定下视线望向谢怜,小心翼翼伸出手来,准备轻轻碰一下他的脸,而也真的碰到了,指尖碰上柔软肌肤时他甚至不自觉又挨近一些,气息几欲拂到对方脸上,但他自觉屏住了呼吸。


 看上去就好像,他马上便要再缩近距离,要轻轻柔柔的在谢怜的脸颊上或是嘴唇上落下一个亲吻。


 他的确很想轻轻偷偷地亲一下他,又确实不敢趁其毫无防备对其有任何轻慢。


 这个亲吻最终还是没能落下,谢怜却迷迷糊糊将眼睛睁开了一丝缝隙。


 就好像是作案未遂现场被抓了个正着,谢怜还好,花城已像是反应不过来地微微怔了。

 

 对上花城近在咫尺的一张脸,半梦半醒的谢怜朦胧间不知是不悦或是安心,眉毛皱了又舒开。

 

 花城同这朦胧目光直视,难得迟钝,微微张口,不及解释,谢怜已一伸手抱上他的脖子,向下一拉。

 

 这一带,猝不及防间竟是站立不稳,他几乎整个上身都压到了谢怜身上。

 

 也不知道反应没反应过来他是谁,花城只感觉到抱着他的谢怜拍了拍他的背,在他耳边呵欠出一声:“快过来,睡觉了……”

 

 二人如此距离,简直能从这个拥抱中感觉到对方的提问,即使是处变不惊的花城也心中一紧,他强自镇静,又极小声的去问:“哥哥,还醒着吗?”

 

 他问得冠冕堂皇,只是有粉饰太平故作姿态之嫌,怕是只有蚊子飞上一圈的音量。

 

 果不其然,谢怜再无回应,仿佛刚刚他的那一瞬睁眼只是他人的一个错觉。

 

 虽然这一拉把花城拉了下来,但手臂其实没缠的多紧,只是松松垮垮搭在花城的身上。

 

 随后又过了一会,本半僵在谢怜身上的花城终于有了动作,他缓缓地,尽量以一个惊扰不到梦中人的姿态躺上了床。

 

 他动作已然刻意轻缓,谢怜搭在他身上的手臂却还是滑了下来。

 

 花城将呼吸平缓睡着的人小心翼翼揽进怀里。

 

 谢怜安静当人形抱枕,他翻了个身,刚刚他向沙发里面缩,现在他又往花城怀里蹭了蹭,伏在了花城的胸口。


http://sy-okari.lofter.com/post/3291d0_ee9e4384

评论(36)
热度(254)

© 解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