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 Sweet

飘了?是谁?(中)

我感觉接下来仿佛可以推进剧情

http://sy-okari.lofter.com/post/3291d0_ee969392


2.0.6


他稳稳将谢怜圈进怀里,揽着他的腰,拥好了,也仅是如此,并未再有半分可以称得上过界的举动。


 只是谢怜在熟睡时还要去自己贴紧抱紧花城,即使他还在梦中,这个安稳的怀抱也实在非常令人安心,舒服,也很暖和。

 

 不过,第二日早上清醒时,他险些被自己吓呆了。

 

 晨光熹微,谢怜的手仍维持着一个紧紧环抱着花城的姿势,两人脸对脸抱作一团,谢怜埋头在他胸前,只要稍动一动,鼻尖就能直接蹭上花城的下巴。

 

 他平时……其实是要坐在床上清醒个一两分钟才能算完全起床的,但今日他清晨就被吓到出了一身冷汗。

 

 腾的一下,谢怜丝毫不拖泥带水,从身前人的怀中挣脱,一下子坐直了。

 

 其动作幅度太大,甚至不小心惊扰到了明显犹在梦中的花城。

 

 花城怀里一下子空了,迎着窗外的几缕日光用手背挡了挡脸,眼睛半眯,看了看反应过度的谢怜。

 

 他反应如此大方,谢怜反倒慌忙摆手,微微窘迫起来:“昨晚,我……我……”

 

 听到一半,花城先是回了他一个疑惑眼神,随后像是会意到谢怜的问题,终于反应过来。

 

他冲着谢怜大方的扯出一个微笑: “喔,哥哥抱起来很舒服。”


……


什么叫抱起来舒服?又不是……不是用来抱的。

 

 但他觉得自己明明就问的不是这个,谢怜一时失语:“三郎,不是说抱起来……”

 

 他不是了半天都没能接上下文。

 

 两人僵持,谢怜腰上还圈着花城的手,他再度窘迫,伸手轻轻推了推花城的胸口。

 

 见谢怜是真的觉得尴尬,花城终于不开玩笑了,他笑眯眯的解释了一下刚刚的情况:“我有时喜欢抱着东西睡觉,昨晚小怜哥哥不知为什么,一直往我旁边靠。”他抬头以一种很乖巧的表情望向谢怜,说到这里时连表情都十分让人信服,“我就……干脆抱着哥哥睡了……”

 

 说罢,花城又强调般重复了一次刚刚那句:“可是,哥哥真的抱起来很舒服。”

 

 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新型的尴尬play,谢怜木着脸,简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当场羞耻到去世。

 

 他只能有点措手不及的接应:“哦,这样啊……,那……”

 

 他想说,那以后因公和别人睡一间房时可不能随便抱别人睡觉,不过花城适时问道:“那以后也能抱吗?”

 

 谢怜当真又吓了一跳,干脆即答:“不行。”

 

 许是谢怜的错觉,他拒绝的太果断,同时隐约觉得花城的表情透出了几分失望来。

 

 他只当看不到,回过头去。

 

 “哥哥……”

 

 “早安。”

 

 谢怜听到这句岔开话题,方才还带着些不安定的心情也终于平复,很和气的笑了:“早安,三郎。”

 

 他深刻认识到花城喜欢开玩笑,不过最后也只是这么很乖的问了声早。而谢怜虽然已坐了起来,但花城的手还半拦在他的腰上,并没有主动放下去的意思。他只好自己伸手扶起腰上的那只手,正经认真的将它‘请’了下去。

 

 “……”

 

 花城低眼定定看着谢怜把自己的手挪下去,并无太多反应,他又坐起一点懒在床上慢悠悠看着谢怜爬下床穿上拖鞋去洗漱的背影。

 

 待谢怜的背影终于在卧室门处消失,花城也打了个呵欠,终于慢吞吞的准备下床洗漱。

 

 这时,谢怜又出其不意的探了个头回来,道:“三郎也改起床了。”

 

 花城下床下到一半,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看他:“啊?”

 

 谢怜又试探道:“我们要不要再买一张床?”

 

 ……

 

 花城佯装出的的睡眼朦胧凝滞了片刻:“不行,哥哥。”

 

 “……”

 

 缓了一缓,仿佛是意识到自己拒绝的语气太过严苛,缓和下来,回问道。

 

 “哥哥觉得现在的床不够我们两个睡吗? ”

 

 一来二去,短兵相接,谢怜也不知道花城是个什么态度,不想添置家具或是如何,他想了想回的更加小心:“三郎,昨天我睡相不好……挤着你了。”

 

 花城很和气回道:“没有呀……没关系。”

 

 谢怜还待再说些什么,却同时看见花城又冲他笑过来:“还不需要买,我是说,我很乐意每天都抱着哥哥睡觉。”

 

 他眉目俊朗,仅是这么微微一笑都很有杀伤力,但这显然又是个玩笑,而谢怜现在……已经对花城的玩笑产生一些心理阴影了。

 

 花城平日就有些对他好过头了,而谢怜确实想不通花城为什么总喜欢对他开一些言辞暧昧的玩笑,又更像是他自己心里有鬼,想太多了。

 

 他表情僵了一僵,最终一阵气馁,也不敢再和花城在此事上做更多纠缠,含糊哈哈两声干笑过去便罢,最终决定暂时避其锋芒,闷到厨房去研究今天的早饭了。

 

 而他们继续住在一起的根本原因,也就是花城说很适合他的那个剧本,还不知花城打算如何筹备人手,何时才能开机。

 

 还包括那个很有问题,他之前很想提议改一下的剧本。

 

 比起此前花城那个不着边际的同性题材剧本,倒是电视剧剪辑播出的效率更值得期待一下。

 

 花城和谢怜两位已相处过分愉快和谐的过了几周,关系也进展迅速,之前还只是从室友上升到朋友的程度,现在只怕从朋友的程度上升到很好很好的朋友了。

 

 关系的飞速增长表现在方方面面,好比如谢怜几乎包揽了两人的三餐,但他自己也知道,他做饭的水平岂止是一般……简直是一般。

 

 就连竹马吃了都要表情抽搐,而花城却能面部改色吃完,甚至看起来真心实意的夸他厉害,还要夸他做饭每天都有进步。

 

 作为包揽三餐的答谢,谢怜在家闲不住出门打工,花城看起来也闲,便开车接他上下班。

 

 好了,不过一段不长的时间,和三郎当朋友当的几可称得上一句形影不离了。

 

 谢怜有时仔细一想,也觉得他好像方方面面,有些……和花城过于亲昵了,无论对方是谁,保持这样亲近的关系如此久,只怕也要腻烦。

 

 但他并不讨厌和花城如此亲近,意识到了也摒出脑外放空头脑,只当没发现,没想过。

 

 除了喝醉,这段日子倒是再没出现一早醒来自己钻进别人怀里的情况了。


 ——只是,花城睡觉时总是正对着他这边,只是早上偶尔靠的距离过近。

 

 这的确算是赏心悦目……只是,只是。

 

 谢怜对花城不喜欢好好穿衣服和不注意与朋友保持距离颇有微词,只是心理活动上的。

 

 他没有当着花城的面表达意见,背后说花城坏话的事他也当然是做不出来的。

 

 只是了这许久,谢怜只是无端有些害怕……他的性向是不是已经被花城影响的歪掉一些了。

 

 非常苦恼,不但有时不敢和穿的清凉的花城坐的太近,甚至看起来有些刻意疏远,睡觉都要向里面蹭一些,靠墙。

 

 这段日子以来,除了花城他每日都要接触,学会了微信,又来了一个师青玄孜孜不倦每日撩他的闲。风信慕情情况倒还好,联络频率固定在周一级。

 

 他的心理问题自然不好咨询风信慕情两位,而师青玄此人太过跳脱,他也一时不知如何开口去问。

 

 谢怜按开手机,按着他平时和师青玄发消息聊天的的氛围节奏脑补了一下:

 

 假如按着谢怜找心理咨询,单刀直入切入话题的情况来。

 

[ 演员谢怜:“风师大人,弯了要怎么办?”

 

 天纵奇才年方二八:“早呀!谢公子!谢少!!!叫我什么事!”

 

 演员谢怜:“早安。”

 

 天纵奇才年方二八:“哈哈哈”

 

 天纵奇才年方二八:“什么,你说喜欢我?”

 

 演员谢怜:“风师大人,现在还是不要叫我谢公子。不是。不是的,我没有说。”

 

 天纵奇才年方二八:“你和我说弯了,喜欢的却竟然不是我”

 

 天纵奇才年方二八:“谢公子,我可能会哭。”

 

 演员谢怜:“?”

 

 天纵奇才年方二八:“那你是怎么弯的?我有点想不通。”

 

 演员谢怜:“……”

 

 演员谢怜:“风师大人,我们明天见面聊……”]

 

 岂止是惨不忍睹,简直是惨不忍睹。

 

 谢怜一秒就放弃了和师青玄进行深入一些的交流的想法,但就在此时,他想到了另一位交心人选。

 

 无错,便是此前每日对他嘘寒问暖,近日也无一日懈怠的微博好友,很可爱的那朵小花。

 

 此时花城不在身边,他偷偷说别人坏话的心虚也减少了一些。他想了好久,好声好气的打字过去,问道:

 

 “花花,在吗?”

 

 没过太久,对面就回复了。

 

 “小怜哥哥有什么事吗?”

 

 谢怜:“是这样……”

 

 “不知道你对此有没有一些看法,对朋友有好感比较糟还是对同性有好感比较糟?”

 

 对面过了好久才回复。

 

 “小怜哥哥喜欢上了谁吗?同性的,好朋友?”

 

 ……

 

 因为这个暧昧不清的用词谢怜的心里突兀砰砰跳了两下。

 

 明明只提的是好感,不要上升到喜欢来喜欢去的程度。这本来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也好回复,但他有点不知道如何回答。

 

 那边又回复:“抱歉,是我问太多了,都不糟糕。”

 

 谢怜决定把喜不喜欢这一节含糊过去,不回答,只打字道,“是很好的朋友。”

 

 不知道花城把不把他当很好的朋友,但三郎对于他来讲……就算真的是单方面好友也做数吧,反正只是和一个网友,偷着讲一下。

 

 他等在手机前,几乎想象到对面的姑娘是怎么认真思考,过了好久,才看到回复。

 

 “但听起来小怜哥哥很重视他……吧。既然是好朋友更要认真考虑,说不定你只是一时冲动呢?”

 

 对方作为一个小姑娘,却旁观者清,讲的调理分明,作为成年人的谢怜愣了一下,已怔怔开始惭愧。

 

 她说的真的好有道理,是的,三郎他,我……想什么呢。人家平时对你好你想到那方面又去和别人说,谢怜你真是……

 

 自己总一时冲动想着弯不弯的还是憋着,不要困扰到别人,三郎对你真的很好的。

 

 他的脑子几乎被朋友这两个糟糕的字搞的乌七八糟,又有一些心里发紧的难过。

 

 谢怜回复:

 “对我的确很重要。”

 “说的很对,谢谢,我会再认真想他的事。”

 “我不会冲动”

 

 谢怜情不自禁一头把自己撞进了被子里。

 

 真的,幸好,花城现在出门了,还没回家。


http://sy-okari.lofter.com/post/3291d0_ee9efb9d



评论(25)
热度(217)

© 解玉 | Powered by LOFTER